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上错花轿嫁对郎11

陵光闲适地躺在摇椅上,半眯着眼,嘴里嚼着执明时不时投喂的剥了皮去了籽的葡萄。

好几个侍从站在他们身后,一起合力摇着两个硕大的扇子。

一名侍从急切地跑进水榭中,来不及行礼便嚷嚷道:“老爷,夫人的娘家人来。他说他叫裘振来着,现在正和管家在花厅喝茶呢。”

“什么?!”陵光猛地起身,因起身太急还踉跄了一下。

执明急忙跳起来扶住他。

“着什么急啊?慢点,慢点。”

陵光不理他,一甩开他的手就跋足直奔花厅而去。

执明忙跟在后面喊着“慢点”“留心脚下”之类的话。


陵光在临近花厅时就开始大声嚷嚷着:“振哥哥,振哥哥……”

然后落在身后的执明就看到陵光一头扑进了一个和翁彤一同出来的年轻人怀里。

执明急了,气喘吁吁地跑近往那人眉心处定晴一瞧:还好,是个小哥儿。

执明这才放下心来,在陵光身边转悠个不停。

裘振温柔地拍了拍陵光的后背,拿出帕子为他拭泪。

“傻光儿,怎么还是那么爱哭?”

执明趁机从背后拥住陵光,哄劝道:“好光儿,别哭了,都哭成小花猫了。我们进去坐着聊。”

然后吩咐下人去拿热水和面巾来。


陵光被执明按着用热面巾擦干净了脸,然后就又一次扑进了裘振的怀里。

“振哥哥,你怎么来了?”

裘振小心地接住他,拉着他一起坐了下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家都快急疯了。若不是实在是路途遥远,伯父伯爹都打算亲自过来了。大家商议了之后便定了由我一路快马加鞭过来看看情况。”

他看了执明一眼,对陵光说道:“顺便把你带回去。”

“不行!”执明急了,一把扯开两人拉着的手,从背后环住陵光,“明日就是我和光儿的大喜之日了,我不会让你把光儿从我身边带走的。”

裘振皱紧眉头看着陵光。

“光儿,难不成你还真要嫁给他?”

执明紧紧地环住陵光的腰身,大声地宣告主权。

“我和光儿是真心相爱的,谁也别想把我俩分开!”

裘振并不理他,只盯着陵光看。

“光儿,你……他说的都是真的?”

陵光红着脸点了点。

执明喜不自禁,忍不住“啾啾啾”地陵光的侧脸上连亲了好几口。

陵光羞得不行,在裘振的视线下更是恼羞成怒,拉着执明起身就把他往外推。

“出去出去,我要和振哥哥好好说说话。”

翁彤乐呵呵地捏着胡子笑道:“我去安排今天的晚宴。夫人的娘家人来了,自然得好生款待才是。”


翁彤看着扒在门外贴着门想要偷听的执明无奈地摇了摇头,自顾自地去忙活了。

裘振看着陵光一脸严肃。

“你可是真得想好了?我这一路行来也打听了点这个执明的消息,他的风评可并不好,贪图玩乐、不学无术……”

陵光打断了裘振的话,不以为然道:“这执明的性子倒的确是这样的呢。不过他为人单纯,亦可称之为赤子之心。和这种人过日子,才能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呢。”

“更何况……”陵光压低声音说道,“以执家的家财和安乐候府的家世来说,执明他这样不思进取的性子才是正好呢。”

裘振一愣,看陵光别有意味地冲他一笑这才回神来。

陵光调高声音兴奋地说道:“执明说了,以后每年都会陪我一起回家过年呢。”

裘振这才舒缓了脸色,总算有了点笑模样,看了眼抖动个不停的门说道:“算他还挺会为你着想的。”

陵光笑弯了眼,扯着裘振的手臂笑道:“振哥哥你就放心吧,明哥哥对我可好啦。”

评论(3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