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裘光】人生若只如初见(双重生)

“王上,王上,王上!”

裘振满头大汗地从睡梦中惊醒,心脏“怦怦怦”地乱跳个不行。

梦中王上那被乱箭穿身而亡的惨烈景象让他久久都无法平静下来。

我的王……

裘振不由泪流满面,悲哀之情溢满全身,颇有种无力回天的疲惫感。

“振儿,你还愣着干嘛?赶快把自己收拾整齐了,咱们今日可是要进宫去的。”

裘天豪推开房门,远远地看见儿子坐在床上发愣,不由斥道。

“爹?”

裘振不敢置信地睁圆了双眼,怀疑自己是否还处于梦中。

“你真的是爹?”

裘天豪被气得在他脑袋中猛拍了一下,斥责道:“你是睡糊涂了不成?什么真的假的?快起来收拾收拾。你不是一直想见世子吗?怎么还磨蹭上了?”

世子……世子!

裘振猛地回过神来,世子正是陵光。

裘振伸手一看,完全是孩童的手臂和手掌。

他迫不及待地跳下床,站到铜镜前一看,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孩童正映在镜子中。

自己这是……重生了?回到了小时候?

那自己就能重新见到陵光了。

哪怕这个陵光并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陵光,但那人还是陵光啊,自己还能重新和他共同成长一回。

裘天豪看着对着镜子发愣的儿子气急地抓过床边的衣裳往他身上套。

“你这孩子,今儿是怎么了?莫不是中邪了不成?就你这呆愣愣的样子,世子怎么会选中你做伴读?”

裘振猛地打了机灵,狂喜之情止不住地溢于言表。

今儿正是世子陵光挑选伴读的日子。

他等会就能见到陵光了。

裘天豪见他一时呆一时喜的样子,又忍不住在他头上猛拍了一下。

“傻小子,瞎想什么呢?”


“裘振,裘振……”

陵光突然在睡梦中泣不成声地喃喃唤着裘振。

睡在他身边的天璇侯看着似被梦靥住了的陵光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陵光是他唯一的孩子,自然打从一生下来就成了整个天璇上下都捧在手心里的至宝。

只是没有兄弟自然就免不了孤单冷清,虽宗室中尚有一堂兄身份相当可为玩伴,但那孩子打小就是个太过软棉性子,和陵光玩不到一块去。

自从前几日陵光知道要在文臣武将的家中为他挑选适龄的孩童为伴读时可是高兴坏了,到处找人打听各家孩童的情况。

看来他是中意裘天豪家的裘振?

裘天豪忠心耿耿,那裘振也听说是个靠谱的孩子。

天璇侯边暗暗地思量着边摇醒了泪流满面的陵光,把他搂进怀里轻抚其背,哄道:“乖,不哭了啊,等会儿就能见到裘振了。”

陵光刚一醒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里,不由愣住了。

好亲切熟悉的怀抱和声音……

陵光猛地挣扎开,抬头直看向天璇侯:“父君?父君!”

陵光确认了天璇侯的身份后就什么都不想地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小手死死地攥紧了他的衣襟。

这孩子,也太娇气了。

天璇侯搂紧了陵光,甜蜜地烦恼了一下,就马上被幸福笼罩了。

娇气好呀,这样才是我的孩子嘛。

陵光窝在天璇侯的怀里,等平静下来后才开始思考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当感觉到自己的小身板后,陵光就确认了自己不知何故又重新回到了小时候。

当确认了此事后,陵光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见到裘振,他要确认下裘振是否也重生了。

想到父君刚才话中有提到裘振,陵光便问道:“父君,裘振他什么时候进宫来啊?你派人去裘府催催嘛。”

天璇侯忍不住因这个还尚未见过面的裘振吃了一口醋,酸溜溜地问道:“你是从哪听来的裘振这个名字?这次进宫待选的孩童都是名门世家之后,个个都是一时之选,足有八人呢。那裘振也非出类拔萃之人,哪值得你如此上心?”

原来自己正好重生到了挑选伴读的这日。

陵光自然是听不得有人说裘振不好的话,嘟起嘴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天璇侯了。

天璇侯无奈地摸了摸了鼻子,只好认了。

“好了好了,那就选那个裘振吧。来,父君为你更衣。”


裘振忐忑不安地紧跟着父亲入了殿,当他行礼后抬头与陵光相视时,他就知道了这个陵光正是和他一样重生回孩提时期的陵光。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陵光拉着裘振跑到了花园中的一片桃花林中。

颇时桃花开得正艳,灿若云霞。

但在裘振的眼中却只容得下一个身影。

裘振颤抖着伸手轻抚他的脸颊,几近哽咽:“王上……”

陵光微笑着搂紧了他的脖子,将头埋进他的怀里。

“我们此生,定要永不分离。”

评论(2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