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离光/钤堃/啟裘】红线牵(七)

不多时,公孙钤就抱着一捆树枝和仲堃仪手牵着手回来了。

裘振眼睛一眯,眼神在两人相牵的手上一打量,啧啧了两声。

“恭喜大师兄和仲兄了。”

仲堃仪羞得一缩手,却被公孙钤紧紧握住不放。

公孙钤坦然道:“阿振你也得多努力啊。”

说罢眼神便向那相拥而眠的陵光和慕容黎一扫。


陵光惊讶地看着两人啧啧称奇。

“没想到木头呆子大师兄竟然和仲兄在一块了?”

裘振给他端了碗蘑菇汤,笑道:“也就你没看出来了。”

陵光一嘟嘴,又偷偷去看慕容黎。

见他一无所觉地微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慕容黎笑道:“还有一天半的路程就要到天音山庄了,不如大家随我去山庄做客几日可好?”

陵光急忙说道:“好好好,反正离武林大会召开的时日还有些日子,我们可以在山庄里休整几日。”

慕容黎看着陵光笑而不语,只是揉了揉他的发顶。

陵光涨红了脸,心里略带上了几个期待和娇羞。


向煦带着仆人们出门相迎,看到慕容黎后眼睛一亮,上前拉着他上下打量。

“阿黎怎么又清减了?这次可要在家里多待上几日,好好补补才是。”

陵光在向煦拉起慕容黎的手时就变了脸色,一指戳向慕容黎的后腰眼,一边歪头看向慕容黎,笑容有些阴森森的。

“阿黎,他是谁啊?”

慕容黎只觉得后背一麻,一小股锐利的内力涌入体内。

内力一转,化解了外力。

见陵光吃醋的小模样心中暗笑,开口介绍道:“这是我天音山庄的现任管家,向煦。”

“哦……”陵光拖长了声音,占有性地挽上了慕容黎的胳膊,“原来只是个管家啊……”

向煦脸色一变,这才开始认真打量陵光这伙人,看向陵光的眼神也含着几分敌意。

微微一笑,言语间却并不客气。

“我和阿黎从小一起长大,竹马之交。这般情谊又怎能只以身份论交?”

慕容黎倒是同意这个说法。

“阿煦与我情份不比寻常,便是比起寻常的兄弟还要亲上几分。”

他这一说,向煦和陵光皆心中不悦。

向煦是因为他的兄弟一说彻底绝了自己的爱慕之意。

而陵光,自然是因为慕容黎反驳他的话,当着向煦落了他的面子。

陵光气呼呼地一把甩开慕容黎的胳膊,拉着裘振就往外走。

“我们走。去城里的客栈。”

裘振自然是由着陵光。

公孙钤无奈地摇了摇头。

仲堃仪起哄道:“咱们本就不好过多麻烦慕容公子,去城里住客栈才是正理。”

被这么一说,陵光愈发觉得委屈了,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慕容黎无奈地笑了笑,上前从背后抱住陵光。

“光儿,别闹。”

说罢一把打横抱起陵光就往自己的院落走去。

陵光先是一慌,后又止不住地涌上羞涩之情,全身上下皆覆上了红色。

把头往他的胸口一埋,就来了个眼不见为净,不去看大家打趣的眼神。

向煦心中酸涩,但还是强忍着尽职尽责地安排好各种事宜。


向煦来到后山的瀑布边,这是小时候他与慕容黎时常玩乐之地。

他看着瀑布出神了好一会,紧闭上眼落下泪:“阿黎……”

突然只觉得后颈一痛,就失去了知觉。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