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1)

开新坑了。非性转。男扮女装。感谢大家的客串。 想不到文名,先定这个吧,求文名。



执明呆在房内无聊地拿着根小木棒逗鸟。

莫澜兴高采烈地从屋外跑了进来,一进门便嚷嚷着:“老爷,老爷,咱天权城里又有新热闹可瞧了。”

“哦?”执明一听有新热闹也不逗鸟了,忙道,“有啥新乐子?快仔细说说。”

“听说昨儿明月楼里新来了一对姐妹花花魁,这姐妹二人皆是倾国倾城、人间绝色。”

执明眼睛一亮:“真的?当真有这般美貌?”

“真的真的。昨儿她们姐妹俩人进城,可有不少人看见了。这凡是见过的人呀,都说是一辈子难见的绝色呢。”

执明忙道:“快,多收拾些银票,再带上几件稀罕珠宝首饰,跟我去明月楼。”


因着时辰尚早,明月楼里只有稀稀朗朗的几个客人。

执明刚一进门,明月楼的妈妈丁妈妈就迎了上前。

“哟,执老爷,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

执明拿出几张银票往她手里一塞。

“我是来见见新来的那对姐妹花的。人呢?还不快叫出来让我瞧瞧。”

丁妈妈往银票上一瞥,脸上的笑容更是殷勤上了几分。

“执老爷请稍等。”

扬声唤道:“ 素素,素素……”

“来了,来了。”

一个下巴尖尖的小姑娘从二楼跑了下来,倒也有几分姿色。

“妈妈叫我有什么事儿吗?”

“去,把光儿和阿黎叫出来。”

“诶!”


执明不耐烦的用折扇的柄敲打手心。

“怎么还不来?”

丁妈妈将手往二楼的楼梯上一指:“您看您看,那不就是么!”

执明只觉得眼前一亮。

只见两名佳人并肩而来。一着紫衣,娇艳可人、明丽无双,如花中牡丹。一着红衣,却愈发显得清冷孤傲,似月中嫦娥。

丁妈妈站在他们两人中间,一手拉起一个介绍到:“这紫衣的叫光儿,擅长弹琴。这红衣的叫阿黎,擅长吹箫。阿黎是姐姐,光儿是妹妹。”

光儿冲执明笑了笑,一派天真娇憨。阿离只点了点头,算是见了礼。

执明不耐烦地把丁妈妈推开。

“边儿去,别影响我看美人。”

然后左看右看,一时间竟不知道看哪个才是。

丁妈妈嬉笑着道:“执老爷,不如进屋去,让她们两姐妹给你弹奏一曲?”

“好好好,合该如此。”

然后上前一左一右拥着两人的肩便往二楼走。

丁妈妈忙道:“诶呦,执老爷,我可先说明啊,这两姐妹可是卖艺不卖身的。”

执明不耐烦地回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把爷当成什么人了?我怎会唐突佳人呢?”

说罢,讨好地左右笑了一下。

阿黎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光儿却是一派无知无觉的天真模样。

丁妈妈还想跟着再嘱咐几句,却被莫澜拦了下来。

“丁妈妈,你就放心吧。”

说罢又往她手中塞了几张银票。

丁妈妈这才喜笑颜开地停住了步子,把银票往腰间一塞,讨好道:“这执老爷可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风流却不下流。我自然是放心的。”

莫澜犹豫了一下,还是期期艾艾地开口问道:“卿卿她现在怎么样了?感冒好点了吗?”

丁妈妈撇了撇嘴。

“她呀,就是自己作的,我都懒得搭理她。许是好些了吧,毕竟这都好几日了。”

莫澜支吾道:“那我,那我能去看看她吗?”

丁妈妈皱了皱眉头,后又不在意地说道:“莫爷若不怕被过了病气,自然是能见的。”

莫澜忙往她手里又塞了一张银票,熟门熟路地往一楼的一个房间走去。

评论(3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