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2)

执明左拥右抱搂着两位佳人进了屋。

素素进来送了几碟子待客用的上好点心,被执明打赏了几片金叶子,让她去安排一桌最好的酒席。

光儿一坐下后就拿起点心不停地吃。

阿黎瞪了他几眼后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给自己和执明各倒了杯茶,然后装模作样的端起茶杯慢慢啜饮。

执明坐到两人对面,左看右看,只觉得春花秋月各擅胜场,实在分不出谁更美一些。

但渐渐的,执明的眼神就被光儿吃得一鼓一鼓的脸颊吸引住了。

痴迷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后,竟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光儿的脸颊。

光儿的脸颊上还带着点婴儿肥,显得既天真又可爱。

光儿先是一愣,然后眼中竟浮现出一层水汽,控诉般地盯着执明,当真是无辜极了。

唔,手感真好,当真是肤如凝脂、细腻光滑。

执明忍不住搓了搓两根手指,回味了一下极好的手感。

阿黎扯了下光儿的袖子,对执明说道:“不知执老爷想听什么曲子?我和妹妹倒是什么曲子都能来上一点儿。”

执明哪有什么心思听曲,眼睛直盯着光儿一眨都不眨,随口道:“那……随便来一曲你们擅长的就是。”

“是。”阿黎忙拉起还在吃点心的光儿,一起来到珠帘后面。

顷刻,一曲琴箫合奏的《春江花月夜》便缓缓响起。

不得不说,这两姐妹的才能的确上佳,合作的严丝合缝,曲子极其悦耳。

这时素素带着几个侍女前来上菜,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

光儿自从上菜开始那眼神就一直盯在菜上,还不停地耸动着小鼻子嗅着空气中的香气。

倒也难为他竟然没有弹错。

执明暗笑,招呼道:“别弹了,快来陪我用点酒菜吧。”

光儿欢呼一声,直扑向桌子,刚坐下就被执明往嘴里塞了块糖醋排骨。

光儿先是一愣,后冲执明露出个大大的甜笑,然后就拿起筷子低头猛吃。

心里却暗暗有些感动。

执明是他和哥哥第一个接待的客人,虽言行举止有点不正经,但却并不下流,也不高高在上的瞧不起人。

光儿抬头瞄了他一眼,看见他温柔深情的眼神,不由羞涩地红了脸,又飞快地低下头。

阿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生怕单纯的光儿吃亏,忙过去坐到两人中间,频频向执明劝酒。


莫澜敲门进屋。

卿卿歪在美人塌上,看着窗外的花园,黯然神伤。

“卿卿,你的身子有些了吗?”

卿卿回过头,露出个娇弱的笑容。

“是莫管家呀。承蒙您惦记,已经好多了。”

莫澜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子心里充满了怜惜,忍不开口劝道:“卿卿,青楼中就是这样的,一代新人胜旧人……”

卿卿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冷笑道:“四年前我从如月姐姐的手上抢到了花魁的称号,风光了四年,我也值了。”

话虽如此,但看着她不甘的眼神,莫澜不禁打了个冷战。

他深知,卿卿心高气傲,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卿卿,我赎你出去吧……”

卿卿一怔,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适合你。你是个好人,应该找个纯良体贴的娘子才是。而我……我已经不干净了……”

莫澜心疼地唤道:“卿卿……”

卿卿干脆闭上了眼,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姿态。

莫澜轻叹了一声,还是走了。


喝醉酒的执明把自己的身世家业都倒了个干净,又把带来的银票和珠宝首饰都一个劲儿地塞给了光儿。

大着舌头说道:“光儿小宝贝,我,我去跟丁妈妈说,以后,以后就不让你接客了。”

光儿红着脸低头不语,阿黎则将他抓向光儿玉手的手给隔开。

“执老爷,咱们俩姐妹可是卖艺不卖身的,您可别动手动脚的。”

执明继续大着舌头说道:“卖身?哦,对了。要我说,你们俩姐妹的姿色可真是称得上是一流的,就是,就是身段差了点,这胸也太小了,平胸,平胸,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还大笑了起来。

他这话一出,光儿和阿黎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执明打着酒嗝说道:“光儿,没事,你,你就算是平胸的,我,我也一样喜欢你。”

阿黎抓着光儿的手说:“看来他今天是走不了了。这样吧,你今晚去我的屋子住一晚,让他那个管家过来照顾他。”

光儿犹豫地看了执明一眼,还是点了点头。

评论(2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