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3)

过渡章节,无感情戏,交待下背景和形势。



丁妈妈掩门进屋。

光儿正趴在桌子上清点那些个金锞子、金叶子,还有几件极为珍贵罕见的首饰。

阿黎正坐在床沿边拿丝巾擦拭他的那把紫竹箫。

光儿见丁妈妈进来,忙起身上前拉着她的手一起在桌子边坐下。

“丁姨,这执老爷也太大方、太有钱了,这才一个时辰不到,就赏了这么多东西。”

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了几张银票一起放在桌子上。

丁妈妈笑了笑,也拿出了几张银票。

“这是刚才执老爷在刚进门时赏的。”

光儿推却到:“丁姨,这钱我们不能收。”

“傻孩子,”丁妈妈硬是把银票塞进了他的手里,“给你就收着。”

光儿蝶翅般的羽睫垂下,抿了抿唇,蹙着眉头,不安地说道:“我们……我们这样骗他……不大好吧……”

阿黎停下擦箫的动作看了过来。

丁妈妈在心里暗叹了口气,这傻孩子……

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劝道:“这怎么能算是骗呢?执老爷就是来看美人、听曲子、找乐子的,你们好好伺候他,让他玩得尽兴就是。而他,反正他执家是钧天第一首富,也就只剩下钱了,从指头缝里露点出来打赏你们又怎么了?”

丁妈妈见光儿还是愁眉不眉,摸了摸他的发顶,柔声劝道:“你们俩兄弟好不容易才躲过了这次杀身之祸,照理来说自然是应该找个偏远的山村安安份份地过日子。只是你们现在都才十四岁,还有大把的年月要过,自然是要趁着年轻多赚些钱。”

阿黎也跟着劝道:“咱们俩人都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除了吹箫弹琴之外也不会别的活计了。”

光儿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纠结道:“只是……只是男扮女装总归……”

丁妈妈叹了口气,接着道:“我知道,的确是委屈你们了,但是也只有这个法子来钱快了。也幸亏你们俩人都发育得晚,还能趁着这身形还未长成的这一两年多赚些银子。”

阿黎走过去拍了拍陵光的肩,揉了揉他的发顶。

“丁姨为了救我们出来打点了那么多银子,不说别的,总得赚钱还给丁姨吧。”

光儿这才纠结着点了点头,忙把手里汗湿的银票塞回给丁妈妈。

“丁姨,我们一定会赚钱还你的。”

丁妈妈的眼眶中浮现出一层水汽,忙拿帕子按了按眼角。

又将银票放到桌上,叹息道:“你爹对我曾有救命之恩,更何况他还是钧天的战神,只因延误军机便被判满门抄斩……亏得你小时候身子不好,很少出现在人前,也亏得阿黎只是陵将军的外甥,要不然便是我使尽银子也是救不出你们的。”

光儿泪水涟涟地将头埋进丁妈妈的怀里。

“丁姨……”

阿黎也忍不住眼角泛红,显然是想起了光儿的父亲、自己的舅舅。




下一章有执光的感情戏和钤离初见。

评论(4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