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离光/钤堃/啟裘】红线牵(八)

慕容黎带着陵光一行人在山庄里大致逛了一圈,熟悉了下环境。

慕容黎介绍道:“自从我父母三年前卸任远游后就算过年也未再回来,只是偶尔会有信鸽报平安。”

“这……”公孙钤一时间不知说何话是好,只得道,“慕容老庄主和夫人当真是比翼双飞,恩爱逍遥啊。”

慕容黎笑着摇了摇头,也未再多说,拉起陵光的手一晃一晃地继续走。

陵光又羞又喜,还含着几分忧虑,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

慕容黎揉了揉他的发顶,含笑地看着他。

“怎么了?”

“没什么。”陵光飞快地摇了摇头。

慕容黎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也没再多问。


一名仆人急切地寻了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向管家被魔教的人掳走了。”

“什么?”众人都是大惊,“这怎么可能?!”

那仆人拿出一张纸条并一支箭。

“这张纸被人射在山庄大门上的。”

慕容黎接过纸条一看,脸色就变了。

陵光迫不及待地凑近一起看。

纸条上大概写着:要慕容黎在两日后的亥时整,在山脚的凉亭内用陵光来换向煦。落款是艮墨池。

“艮墨池?”陵光一愣,看向公孙钤,“难道是那个叛徒吗?”

公孙钤蹙眉沉思道:“应该就是那个反叛到遖宿国的艮墨池。”

裘振急切道:“可是他不是当了遖宿王的近侍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容黎插话问道:“那人和光儿有何仇怨?”

众人一怔,一时情急之下竟忘了还有慕容黎在。

现如今也不得不说实话了。

公孙钤看了眼陵光,示意这事还是由他说比较好。

陵光犹豫了一下,期期艾艾地拉着慕容黎的袖子,低头说道:“其实……我们是天璇教的。”

慕容黎并未露出意外之色,握住陵光的小手。

“早猜到了。毕竟公孙钤和陵光这两个名字都不是什么烂大街的名字,更何况你们三人有时偶尔流露出的武功路数也非同寻常。”

仲堃仪翻了个白眼:“你们三个平时说话也不注意,偶尔也会流露出一些身份信息,像慕容公子这般慧质兰心的人自然早就猜测到了情况。”

陵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到慕容黎脸上温柔的笑意时这才放下了心。

“好呀,你也不早点告诉我,害我白担心了那么久。”

说罢小嘴一撅,甩开手,别过头。

慕容黎宠溺地笑了笑,嘴上却不留情。

“你自己非要钻牛角尖,我能有什么办法?更何况……看你自个儿在那里纠结来纠结去的也挺有意思的。”

“你!”陵光气得直跳脚,拿拳头捶他,“坏蛋,坏蛋!”

慕容黎眼中满是笑意,轻松地抓住她的两个手腕,正了正脸色问道:“那这个艮墨池与你又有何仇怨?江湖上的人只知此人出生于天璇教,后有叛教出走,去了遖宿。”

公孙钤是个君子,从不背后说人是非,为难地皱眉,不知该如何说起。

裘振直爽多了,冷笑道:“能有什么仇怨?不过是嫉妒我们公子罢了。此人原本是教主世交的徒弟,那世交死后被托孤于教主。许是因为那世交只此一徒,从小便自负惯了,一进教中就屡屡挑衅最受宠爱的公子,还在背地里对大师兄多有恶言,惹了全教上下的讨厌。后来不知为何竟被他知晓了教中至宝天璇剑的所在,意图盗剑,被教主抓住后就直接将他逐出了天璇教。”

“天璇剑?”慕容黎若有所思,“就是那把号称全天下最锋利的天璇剑?”

仲堃仪接口道:“听你们所说,看来这次的事情就是因为那个艮墨池还未曾死心,想用陵光逼教主交出天璇剑。”

陵光扁了扁嘴,委屈道:“天璇剑可是我们天璇教的镇教之宝,师傅也不知道会不会用它来换我。”

仲堃仪道:“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要把向煦从艮墨池的手中救出来,要不然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投鼠忌器,落了下风。”

陵光往慕容黎的身后躲了躲。

“你们不会真的要把我交出去吧?”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