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5)

因着还是晌午,明月楼的大堂里除了伙计并无客人,这令公孙钤稍许放松了些。

打着哈欠的伙计看到公孙钤跟看见了鬼似的,一句话都没说就直奔后院去了。

用手遮遮掩掩半挡着脸的公孙钤无声地张了张嘴,愣在了那里。

顷刻,丁妈妈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

“哟,竟然真的是公孙公子,刚才伙计跟我说我还以为是他认错人了呢。”

公孙钤尴尬地笑了笑,支支吾吾地辩解道:“我前几日曾有幸听闻过阿黎姑娘的箫声,当真是绕梁三日不绝于耳。所以……”

“哦……”丁妈妈一副我懂的样子,暧昧地笑了笑,“我们阿黎的箫声的确是令人难忘。公孙公子能从别的地方听到,当真是缘分呀。”

“只不过……”丁妈妈一脸为难之色,打量着公孙钤特意换上的新衣,“我们阿黎可是头牌花魁,这茶水点心钱……”

公孙钤紧张了起来,不由摸了摸放在腰带里的银子,方开口问道:“不知……要多少才能请阿黎姑娘吹奏上一曲。”

丁妈妈琢磨着不能一开始就狮子大开口吓跑了他。

这公孙家也曾是名门世家,虽说如今家道中落了,但破船还有三千钉,可得先把人给稳住喽。

丁妈妈眼珠子一转,笑道:“看公孙公子您说的,这曲子可得怎么定价呀?要不,我看就这样吧。我呢也就收点您酒水点心钱,至于这曲子值多少银子……您和阿黎商量着办就是,给阿黎送些礼物就行。”

“这……”公孙钤有点懵圈了,不是刚还说头牌花魁要花大价钱的么……

丁妈妈边引着公孙钤往二楼走边热情地说道:“我呀最佩服你们这些读书人了,更何况您还是咱们天权城里的第一才子呢,您来我这脸上也有光啊。”


公孙钤紧张地理了理衣襟,忐忑地站在门口,身板挺地笔直。

丁妈妈笑眯眯地出来向屋内抬了抬下颌。

“公孙公子,我都和阿黎说好了,您就进去吧。我让人给您来几叠子点心和酒菜,保证既实惠又好吃。”

公孙钤忙向丁妈妈行了一礼:“多谢。”


阿黎正在窗边给一盆兰花浇水,阳光落在他安静美丽的脸上显得格外明媚。

他听到关门的声音后向公孙钤看来,打量了公孙钤片刻后脸上透出了几分意外之声。

“竟然是你。”

公孙钤红着脸局促不安又带着点欣喜地说道:“没想到阿黎姑娘竟然还记得我。我,我,我自从上次听了姑娘的箫声后就一直夜不能寐,故而此番冒昧前来……”

阿黎心知肚明地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道:“既然公子喜欢,那我就为公子吹奏上一曲吧。”

这时素素端了些酒菜点心上来,公孙钤便道:“阿黎姑娘先吃点东西吧。”

阿黎倒不觉得饿,只是公孙钤既这般说了便也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坐下来吃了几块点心,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公孙钤是个老实人,几句话之间就把自己的家世倒了个干净。

阿黎默默地听着。

公孙钤的家世人品他刚听丁姨简单地提了,只是想着会来逛青楼的人不过都是些伪君子罢了,没想到他竟然是特意为了自己来的。

公孙钤见他听得漫不经心,一着急间竟开口谈论起古曲古诗来。

阿黎这才来了几分兴致,虽说还是只是时不时回应几句,但明显谈吐间颇有才华。

公孙钤更是高兴,不知不觉间竟把一壶酒和凉水全喝光了。

阿黎笑了笑,吩咐候在门口的素素重新上酒。

公孙钤看到墙边案几上的古琴突然说道:“在下对琴技倒也有几分研究,不知能否与阿黎姑娘琴箫合奏一曲?”

阿黎点了点头:“自然可以。不知公孙公子想合奏个什么曲子?”

公孙钤来到案几边坐下,拔弄几下听了听音,沉思道:“《关雎》如何?”

阿黎挑了挑眉,清浅地笑了笑:“好呀。”

两人的合奏竟然意外地默契,倒还真有几分心意相通的感觉。


临走时公孙钤红着脸将一张银票塞进阿黎的手里,支吾道:“你,你别多想,就是给你拿着买点自己爱吃的。”

阿黎却是坦然地笑了笑:“嗯,多谢。”

公孙钤憋了一会又说道:“那我,那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阿黎笑着点了点头:“好,我等你。”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