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离光/钤堃/啟裘】红线牵(九)

慕容离打横抱着晕迷过去的陵光来到了山脚下的凉亭内。

凉亭的三边和正中的石桌上都已放上几盏气死风灯,照得亭子里亮如白昼。

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一个年轻公子就从凉亭边的小树林里使轻功跃入了凉亭内。

那人长得还算俊朗,只是一双眼睛透着股子邪气。

他眯起眼认真地打量了一番被抱在怀里的陵光,然后看着慕容黎笑得意味不明。

“看来对慕容公子来说,果然还是竹马之交来得更重要一些。”

慕容黎未动声色,神色依旧冷漠,只是抱着陵光的手背青筋凸现,暴露出了内心的急燥。

“少废话,阿煦呢?”

艮墨池伸出双手:“把人给我吧。”

慕容黎下意识地抱紧了陵光,后退一步,戒备地看着他。

艮墨池勾起了嘴角:“你把陵光给我,我就把向煦的所在地告诉你。”

见慕容黎犹豫不决,艮墨池笑道:“你既然都已经把人给带过来了,何必再惺惺作态?”

慕容黎冷哼一声,把怀里的陵光递了过去:“艮墨池,这个仇我们天音山庄必报。”

艮墨池毫不在意地嗤笑了一声,一把接过陵光,在他的一颌处一摸,满意地笑了笑:“果真是陵光。”

慕容黎握紧双拳,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阿煦在哪?”

艮墨池运起轻功飘然离去,只余下一句:“向煦在天音山庄的后院地窖内。”


待艮墨池一走,一行人便迫不及待地跑入凉亭内,竟是陵光、公孙钤、仲堃仲三人。

陵光上前拉住了慕容黎的手,急切道:“快,我们快追上去。”

仲堃仲没有功夫,便回地窖找向煦。

慕容黎拿出一个瓷瓶放出了一只蝴蝶。

蝴蝶向着南方飞去,一行人都跟了上去。

陵光轻功最好,边赶路边问道:“阿黎,你这寻香蝶靠谱吗?万一跟丢了怎么办?”

慕容黎轻功极佳,也是从容不迫:“放心,我在裘振的手腕、脖颈处抹了大量的云香花蜜,寻香蝶一定能找到的。”

陵光咬牙切齿道:“该死的艮墨池!以前就经常欺负我和大师兄,大家不过想着他是师傅至交的徒弟这才容忍他几分,没想到竟然蹬鼻子上脸,图谋教中至宝。原想着赶出教也就算了,谁知竟然还打着天璇剑的主意。”

公孙钤擅长剑术,轻功并不好,此刻已有些气喘了。

“我们还是应该找个时机传书回教,让师父好好提防一二才是。”

陵光见公孙钤快力竭了,忙劝道:“大师兄,你还是先回去吧。天音山庄也得有人坐镇才行,向师父报信的事儿也正好办了。”

公孙钤不愿认输,咬牙坚持道:“我是大师兄,既然带着你们出来了,自然要把你们一个不少的好好带回去。”

陵光正欲争辨,就听前方不远处传来了刀兵之声。

三人一急,忙提起一口劲加速赶了过去。

万幸的是,那和人纠缠在一起的正是艮墨池。

慕容黎见到那人忙大声叫道:“啟世兄,我是慕容黎。那个跟你刀兵相见的贼子掳走了我家的贵客。”

艮墨池转头一看,看到飞奔而来的三人中竟然有陵光,哪还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

情急之下竟把怀里的假陵光往前一挡,抛向了啟昆,然后二话不说果断地逃了。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