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离光/钤堃/啟裘】红线牵(十)

啟昆怀里抱了个人自然是不能再追了,公孙钤内力消耗太大也留在了原地。

慕容黎和陵光两人紧追了一段路,又因光线昏暗而无奈回转。

慕容黎示意啟昆半蹲下,然后从怀里拿出个瓷瓶拔了塞子放在裘振的鼻前晃了两晃。

裘振忽然抖了抖身子,打了个喷嚏后才清醒过来。

第一反应便是追问:“艮墨池呢?”

陵光无奈道:“还是让他跑了。”

然后便把经过向他大致说了一下。

裘振听完后才发现自己还被一个陌生人亲昵抱在怀里,不由脸上一烫,幸而脸上还有人皮面具遮挡,这才未现窘态。

他在啟昆的搀扶下起身,羞得都不敢去看那人。

陵光“噗嗤”一笑,上前拉住裘振的手,冲着他的脸不住地打量。

“哟,这么看还真是有趣,就跟照镜子似的。”

说着还站到裘振身边,把脸靠近裘振的脸边,兴致勃勃地对慕容黎和公孙钤说道:“快看快看,我们是不是跟双胞胎似的?”

公孙钤笑着点了点头:“这会儿便是师傅来了也分不清你们俩个。慕容公子家的易容之法当真是精妙。”

见陵光与裘振如此亲密,慕容黎心里有点吃味,上前把一个瓷瓶交给裘振。

“这是卸人皮面具的药水,先把这面具卸下来吧。”

陵光见慕容黎不理自己却是委屈上了,一把拉着裘振不让他走。

“不嘛,先戴着,多好玩,我还没新鲜够呢。”

陵光耍小性子裘振可不敢随他胡闹,那慕容黎身上的醋味可是愈发重了。

忙道:“这人皮面具戴在脸上可不舒服了。”

陵光听了这话只得嘟着嘴放行。

裘振一溜烟地跑去了一旁。

慕容黎点点陵光的鼻尖,柔声哄道:“好啦好啦,你要是实在想玩下次我陪你玩。”

陵光红着脸拍掉慕容黎的手指,娇嗔道:“这可是你说的哦。”

慕容黎忙道“是是是”,然后把他拉进了怀里。

啟昆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快惊呆了。

“慕容,我都快要以为你也是他人假扮的了。”

他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他与慕容黎自然也是从小就认识。慕容黎此人虽非不近人情的冷漠性子,却也向来独善其身。啟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他与旁人这般亲密。

慕容黎搂着陵光大方承认道:“这位叫做陵光,是我的恋人。那位叫公孙钤,是陵光的师兄……”

公孙钤向啟昆施礼,啟昆自然回之。

陵光心中大喜,嘴上却非要嘟囔道:“我可还没答应……”

被慕容黎掐了一把小脸蛋后就乖乖地住了嘴,羞红着脸往他身上靠了靠。

“我叫裘振,是陵光公子的小厮。”

拿掉人皮面具的裘振正好回来,便接了慕容黎的话介绍自己。

他这才正眼清楚地看到救了自己的那人。

那人身着月白色的锦服,外套一件宝蓝色无袖上衣,一脸正气,显得英姿飒爽,极为不凡。

啟昆见面恢复原貌的裘振也是一愣。

清秀的脸上透着一股英气,既不过于秀气,也不过于强硬,却是结合地恰到好处。

裘振向啟昆笑了笑,认真地抱拳谢过方才的相救之恩。

啟昆心中一热,多了几分莫明的情愫。

那厢陵光却是不依地叫唤了起来。

“什么小厮呀,裘振你别乱讲,你可是我哥哥。”

公孙钤也赞同道:“若非你非要报答小陵,死活就是要赖在他身边服侍他,师傅早收你做亲传弟子了。”

裘振不以为意地笑道:“当初若非公子把饿晕在街边的我给捡回去我早就死了。更何况,教主待我极好,虽无亲传之名却有亲传之实,也不差什么。”

啟昆可说是从小吃金咽玉长大的,听他这么说来却是心中一疼,升起一股怜惜之情,看他的眼神里不免多了几分柔情。

慕容黎早就不满陵光与裘振过于亲近,见到啟昆的言行却是心中一动,开口问道:“不知啟世兄是要去往何处?怎得快夜深了还在赶路?”

啟昆坦言道:“我本在出门游历,得知召开武林大会后正要赶往洛阳。之前耽搁了时辰,却是错过了住宿的地方,正想去往天音山庄借宿一晚呢。”

慕容黎心中一喜,忙道:“如此正是巧了,我们也打算休整几日后去洛阳凑热闹呢,啟世兄不如与我们同行吧。”

啟昆见心中所想正好得逞,忙应下了邀约。

“如此甚好,那便叨扰大家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