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7)

过渡说明章,没什么感情戏,但光儿阿黎的身世快要暴露了。




绿树成荫的花园里景色怡人,便是在炎炎夏日里也凉爽舒适。

光儿和阿黎两人却皆是闷闷不乐之色,与执明和公孙钤所幻想的开怀欢喜截然不同。

阿黎也就罢了,以光儿那活泼开朗的性子却是少见的沉默寡言。

执明找到公孙钤,直接开口抱怨道:“本来还想着带光儿过来散散心,谁知道她反而更不开心了。我说,你家这景园是不是不正宗啊?”

公孙钤也正为阿黎不开心的事着急,闻言诧异道:“执兄何出此言?这景园是我三爷爷特意为从南方天璇县嫁过来的三奶奶修建的,正得南方园林的精髓。”

执明烦燥道:“那光儿这个南方人怎么来了这儿反而不开心了?”

公孙钤一愣,问道:“光儿和阿黎是南方人?你怎么知道的?关于身世的事阿黎一个字也不愿意对我讲。”

执明得意地笑道:“我猜的啊。八九不离十吧。光儿和阿黎说话都带了点南方的口音,并不明显,但我以前的一位先生是南方天璇县人,为人倒是挺有趣的,教了我好长一段时间,故而被我听出来了。”

公孙钤一愣,他与三奶奶并无深交,只是逢年过节见过几次罢了,且她早已过世,印象更是模糊了。

公孙钤回过神,心中一叹:这个执明当真是傻的,竟比自己还要不解风情。

“光儿和阿黎既是南方人,看到南方园林自然是触景伤情,郁郁寡欢了。”

执明的脑子还是没转过弯来,不解地问道:“看到自己家乡的景色不是应该开心欢喜吗?”

公孙钤无奈地直接说道:“光儿和阿黎不过十四五岁,却背井离乡来到天权的青楼里做了花魁。虽说丁妈妈与他们是旧识,虽说是卖艺不卖身,但想来也应该是家中出了极大的变故,父母长辈皆不在了才会如此。”

执明转过弯来,愧疚道:“诶呀,都是我思虑不周,只想着讨光儿欢心了。”

接着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一亮,一手握拳敲打掌心。

“天璇县,近一两年内家中发生了极大变故的人家。”

公孙钤迟疑地开口接道:“阿黎气质高雅,学识过人,可谓是通古博今,言行举止又颇有大家风范……”

执明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道:“我家光儿也很厉害啊,名言佳句信手拈来,进退得体,还落落大方。”

说着便忍不住洋洋得意起来。

公孙钤对执明的蠢表示无奈,只好直接说道:“这样的俩姐妹定是天璇县的大户人家出生,且从言行举止中看得出来,定是嫡出无误。”

执明恍然大悟,接着道:“所以只要派人查探下近一两年内家中出了极大变故的大户人家便可。”

公孙钤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又似想到了什么,面露崇敬惋惜之色。

“说到天璇县却是令我想到了陵将军,只是可惜陵将军晚节不保,最终却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叹惜着摇了摇头:“这处罚也太重了。”

执明冷笑了下,眉眼间竟然透露出了一股肃杀之色。

“晚节不保?还不如说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贻误军机?若非皇上听信谗言,下旨斥责,陵将军又怎会瞻前顾后,导致南宿大军突袭了军营?”

公孙钤被执明的杀气惊怔了,闻言更是惊讶,这般国家机密执明是如何知晓的……

执明回过神来,恢复成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干笑了几声缓解尴尬。

“那我这就去让在天璇县开设分店的管事打探一番。”

公孙钤眯眼看着执明迫不及待离去的背影,这个执明可真是令人琢磨不透呢。

评论(2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