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八)

自从执明知道自己好心做了错事后,满怀愧疚地提出了回城。

不料却被光儿一口否决了,直言还想多住几日。

为了哄光儿开心,执明派人去叫了执府最好的厨子过来,满满当当地摆了一大桌子的菜。

“哇!”光儿终于来了精神,眼中满是欣喜的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又别致好看的菜肴,“这个就是你曾经说过的荷花宴吗?”

“是啊。”执明拉着光儿坐下,也不去管阿黎和公孙钤两人,殷勤地为他夹了个鸡块,“来,尝尝,这个叫荷花香液鸡。”

光儿咬了一口就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两口吞下后兴奋道:“这个好香啊。鸡肉里面竟然还有荷花的香味。”

见光儿如此高兴,执明得意地笑了笑,又殷勤的给他夹了一筷子鱼肉。

“来来来,再来试试这个清焖荷花鲩。”

公孙钤拉着阿黎入了座,也没管在一旁粘粘乎乎的两人,盛了一碗荷花藕骨汤给阿黎,体贴的说道:“小心烫。”

阿黎的眼中浮现出些许笑意和羞涩,轻轻地“嗯”了一声后便慢条斯理地用调羹喝汤。

“装模做样的。”执明瞥了眼虽然各自端坐但无形中自有一股亲昵气息的两人,嘀咕了一句。

公孙钤和阿黎却是落落大方地相视一笑,眉眼间都流露出了些许情意。

执明有些吃味了,凑近光儿,小声地问他:“光儿,你喜欢我吗?”

光儿的嘴里嚼着荷叶虾仁,闻言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喜欢,最喜欢了。”

执明被这笑容晃晕了眼,迷晕了心。只觉得岁月静好莫不过如此。


公孙钤在深夜被执明身边的小厮叫起,带着去见执明时心里便有了几分了然。

想必是执家在天璇的管事有了回信。

果不其然,灯火通明的室内,执明坐在桌前,板着一张脸,两只手都紧紧地攥成了拳头,跟前是一张信纸。

公孙钤看到执明难得认真严肃的脸色,心里咯噔了一下。

“莫不是光儿和阿黎的身世有什么大问题?”

执明向那信纸略一点头,示意公孙钤自己看,眉眼间带着几分冷肃。

公孙钤一目三行地把信看完,难掩心中的震惊之情,大惊失色道:“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执明的嘴角缓缓勾起一个极浅的弧度, 饶有兴味地看着公孙钤。

“你是在惊讶光儿和阿黎是陵家人,还是他们竟然是男儿身?”

公孙钤惊呆到都有些恍惚了,口中呢喃道:“阿黎竟然是男子?阿黎叫做慕容黎?阿黎竟然是陵将军的外甥?”

恍惚了半晌,公孙钤才回过神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这消息可靠吗?”

执明倒是平静了不少,肯定地点了点头。

“天璇县及周边的城县,在近两年内出了家破人亡的大事的就只有陵家。且陵将军的独子正好叫陵光,只因从小身子骨弱,很少出现在人前,除了家中奴仆外,并没有几个外人见过他。而陵将军的妹妹妹夫都在一次意外中丧生了,他们的独子慕容黎便一直住在陵家,与陵光作伴。正好他们两人的名字和年纪都能对得上。”

公孙钤默然半晌,心里杂乱得很,思绪反复,一时间竟不知说何是好。

许久,还是担忧之情占了上风,开口说道:“那如今他们两人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毕竟他们两人可是逃犯的身份。”

执明的眼中流露出了满意之色,反驳道:“逃犯?陵光和慕容黎可是已经处死了,此事早已公告天下。陵家满门抄斩,未留一个活口,此事当年可是轰动了天下。”

公孙钤的脑中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执明断然道,一锤定音,语气坚决,“陵光和慕容黎已死,活下来的是光儿和阿黎。”

公孙钤稍稳了稳心神,怜惜之情大起。

“没想阿黎这般小的年纪却已经历了那么多变故……”

执明冲公孙钤翻了个白眼:“光儿可是比阿黎还要小上一岁呢。”

然后一脸肃然得正色道:“此事你知我知,绝对不能让第三人知晓。如今这世上只有光儿和阿黎,再无陵光和慕容黎。”

公孙钤的担忧之色未减,反而更加担心了。

“可是皇上……”

执明明白了他忧虑之处,说道:“若非皇上心怀愧疚,默许了此事,光儿和阿黎绝无幸免之理。”

公孙钤这才放下心来,不由地长舒了一口气。

执明按了按了额头,又看了眼难掩疲惫之色的公孙钤。

“骤然得知此事,难免心神不定。不如今夜暂且作罢,还是先回去好好想想吧。”

公孙钤也觉得身子一阵无力,便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