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离光/钤堃/啟裘】红线牵(十一)

大半夜的,整个天音山庄里却灯火通明。

仲堃仪看到他们都是完好无损的回来总算舒了口气。

向煦一看到慕容黎就想冲上去,但看到他与陵光十指相扣的手后就硬生生地停下了步子。

他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走到陵光与裘振作了个揖,脸上满是愧疚之色。

“向煦多谢大家的救命之恩。”

陵光突然觉得这个向煦也不是那么讨厌嘛。

忙摆了摆手道:“不用不用。想来仲兄也已对你道明了前因后果,这次完全就是我们拖累了你。”

向煦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真挚之情。

“不管如何,你们救了我,这就是事实。”

慕容黎欣慰地笑了笑。

“好啦,不要再谢来谢去了。夜已深了,我们还是先歇下吧。”

向煦这才发觉回来的队中多了个啟昆,忙道:“我已准备好了易克化的夜宵,大伙还是先去吃一点再睡吧。”

然后趁着众人吃夜宵的工夫又准备了一个干净整洁的小院。

陵光吃着鸡丝粥对慕容黎小声说道:“想不到这个向煦还真是挺能干的。”

慕容黎把向煦当成自己的弟弟,自然是希望陵光能与他和睦相处。

闻言忙道:“向家历代皆是慕容家的管家,素来谨言慎行,恪守规矩。”

陵光嘟了嘟嘴,嘀咕道:“还规矩呢……”

但到底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慕容黎轻舒了口气,暗自想着是不是自己平日里老是逗弄他,才会令他不安。

这般想着,慕容黎便在夜宵后直接把陵光拉进了自己的屋子。


陵光都傻了,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他的屋子里了。

陵光涨了脸,紧张兮兮地双手交叠护在胸口,既羞涩又略带着点期待地说道:“你要干嘛呀?我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

慕容黎噗嗤一笑,一把搂住他的细腰,看着他红通通的小脸心情甚好。

忍不住逗弄道:“嗯,不是个随便的人,随便起来不是人。”

陵光又被他逗得直跳脚,脸颊气得鼓鼓的。

“你才不是人,你才不是人呢!”

慕容黎被逗笑了,压着嗓子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呀,就是只小狐狸精,迷得我七晕八素的。”

这还是慕容黎第一次如此直白地对他说情话,陵光开心的都快要飞了起来。

哼了一声得意洋洋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慕容黎强忍着笑,继续说道:“你呀,自然是我慕容黎的心上人了。”

从相识以来慕容黎还是头一回这般清楚地向他表明爱意。

陵光紧张地嗓子发干,不由伸出舌头舔了舔唇。

慕容黎眼神一暗,紧了紧搂着他细腰的手,吻上了他的红唇。

这是他们两人间的第一个吻,也是各自的初吻,从一开始手足无措的笨拙到后来无师自通的纠缠也不过短短的一瞬。

就在两人忘我地倒在床上后,慕容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咬了一口后喘着粗气说道:“三书六礼,风光大聘。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陵光还没回过神,脑子里一片浆糊,迷迷瞪瞪地看着他。

慕容黎看着他可爱的模样轻笑了一声,还是狠着心下了床,捏了捏他的脸颊说道:“好了,你也折腾了一天了,早点睡吧!我去旁边的偏殿住。”


慕容黎把陵光拉回自己屋后,留下的众人反应不一。

向煦心中伤怀,虽然已经说服自己要放下了,但还是难免难过。

啟昆惊讶地啧啧称奇。

裘振皱眉,不知该如何向教主交代。

公孙钤颇为不安,但还是在仲堃仪的劝说下勉强放下心来。

众人等了一会儿,见他们两人并没有再出来的意思,还是各自散去了。

仲堃仪和公孙钤十指相扣,相携而去。

啟昆叫住了裘振。

“裘兄,今晚月儿正圆,不如我们各自拿一小坛酒,去屋顶上望月喝酒可好?”

裘振总觉得是啟昆救了自己,正寻思着该如何报答,听他那么一说哪有不答应的理,自然是无所不从。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