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九)

公孙钤一整晚都没睡,脑子里乱哄哄的。

他也曾仔细地想过与一个花魁在一起的种种难处,有信心自己能说服家中的长辈们同意。却万万没料到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办,阿黎竟然是男儿身。

公孙钤脑中一会儿是死去父母失望的眼神,一会儿又是阿黎伤心的神情。一会儿想到堂兄家可爱的侄子,一会儿又感叹阿黎一波三折的命运。

辗转反侧了一晚,公孙钤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无精打采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光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靠在执明的怀里捂着肚子直喊疼。

执明贴心为他揉着肚子,还时不时帮他在后背顺顺气,以防他笑岔了气。

阿黎向来清冷的脸上也满是笑意,半是关怀半是责备道:“你昨晚是做贼去了吗?眼肿得这般厉害。”

公孙钤是水肿体质,只要晚睡第二日都会表现在眼睛上。昨儿一整晚没睡,今儿自然是眼肿得厉害,把眼睛挤没了一半,形象着实可笑。

阿黎拉着公孙钤坐下,剥了个当早饭的水煮蛋,细心地在公孙钤的眼周滚动着。

“以后还是早些睡吧,能有什么事是第二天不能再想、再解决的?”

尚还略烫的鸡蛋温暖了公孙钤的心。

他半眯着眼看着一脸认真的阿黎,心中突然间什么纷乱的想法都没有了,只剩下如温水般妥贴的爱意。

执明看着情意绵绵的两人嗤笑了声,转过身给光儿拿肉包子。

别看光儿纤瘦,他可爱吃肉了。什么红烧排骨、肉饼子,一下子就能吃掉大半碗。肉包子和小米粥可是他早饭的标配。

每次看到光儿吃得鼓鼓的脸颊总会让他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执明摸了摸光儿的小细腰,又比划了一下他的细胳膊,不满而心疼地嘟囔道:“真是的,也不知道这么多东西都吃到哪里去了,怎么还是那瘦?”


公孙钤趁光儿和阿黎午睡之时找上了执明。

“我决定了。就算阿黎是男子我也一样爱他。”

对这个结果执明毫不惊讶,只是道:“你可知,若要和阿黎在一起你就不能入朝为官,你需要离开天权,远离亲朋。”

公孙钤点了点头:“以阿黎的身份我若要和他在一起自然是不能再当官了。不过……著书立传也是极好的。我打算趁阿黎这会还没完全发育就把婚事办了,然后在他身形开始变化前离开天权,带着他游山玩水,顺便还能写上几本游记。”

执明没想到公孙钤竟然已经想得如此细致了,暗中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孩子呢?你不打算要孩子了?”

公孙钤毫不犹豫道:“公孙家虽已家道中落,但族人不少,从旁过继一个便可。”

说罢,他问道:“那你和光儿呢?”

执明笑了笑,颇有些洒脱之味:“前途无量的公孙公子都愿意为了美人而放弃入朝为官,像我这种商户之家更无所谓了。至于天权……我执家的生意遍布大陆,在各地都有别院,且光儿爱玩爱吃,婚后自是要带他看遍各地风景区,吃遍各地美食。”

公孙钤没想到平日里看着不着调的执明竟然也想得如此周全。

“那……我们要和他们推牌吗?”

执明略思半刻,还是道:“顺其自然吧,也不要太过刻意了。”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