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花魁记(十三)完结

秋风瑟瑟的郊外,黄叶打着旋儿往下落。

阿黎从背后为光儿搭上了件披风,握起光儿那双冰凉的小手蹙眉斥责道:“出来也不穿得厚实点,看你这双手冷的。”

光儿执着地眺望着皇城方向,憔悴的脸上满是疲惫之态。

“阿明哥都已经走了四十二天了,怎么还不回来?”

阿黎轻叹了口气,安慰道:“天权到皇城来回的路上就要花费二十多日了。”

而后调笑道:“你呀,快成望夫石了。”

光儿不满地撇了撇嘴,回敬道:“自然是比不上你,良人日日相伴左右。”

话音刚落,公孙钤便已寻了过来。

“你们俩果然又在这儿。”

光儿转过身不去理他,不想见他们两人恩爱的言行,以免刺激到自己。

就在这时,远处驶来了一队马车,那富丽堂皇的装饰风格倒颇有执家的风范。

光儿激动地走出亭子,一个劲地催侍从前去打探。

不一会儿,侍从带着个人回来复命。

原来这队马车正是执家的,执明这会正在马车里休息。

光儿心里“咯噔”了一下,慌忙骑上马往马车队赶去。


掀开帘子一看,执明正趴在塌上看话本。

执明一看到光儿就激动地想要撑起身子。

“光儿,我的小光儿。”

谁知手臂一软又趴了回去,牵动了伤口:“诶呦……”

光儿心里已有了准备,急忙上前想要扒下执明的裤子察看伤口。

执明脸色通红,着急地抓住光儿往下扒裤子的手。

“光儿,我没事。你看,我们还没成亲呢,这样有点不太好吧……”

光儿脸上一红,见执明精神尚好,想来应当不打紧,也不惯着他,张口就道:“呦,还真没看出来,原来执老爷还是个纯情的种呢。”

执明故作恶狠狠道:“哼,先让你得瑟着,到了新婚夜看我怎么收拾你。”

光儿心中一热,险些又落下泪来,哽咽道:“皇上怎么说?他打你了?”

执明满不在乎地笑道:“负荆请罪自然得受点伤,不过是挨了几板子罢了。”

见光儿神色焦虑,便一个劲地把伤情往小了说:“你放心,我在皇城休养的差不多了才动身回来。你和阿黎的事也在皇上那过了明路,当初丁妈妈能把你们救出来,的确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说,只要你和阿黎今后不再涉足朝政,不再公布身份,便是自由之身。”

光儿对皇上自然是恨之入骨,但又有点感激他还没赶尽杀绝,心思实在是复杂得很。

执明轻松地笑道:“我也借此辞去了皇家密探一职,今后就可以自由自在地过日子了。成亲后,我们就去游山玩水,做一对逍遥于天地间的神仙眷侣。”

光儿终于露出了笑颜,脸上满是向往之色。



不久后,在同一天举办的两件婚礼轰动了全城。

执家老爷执明的婚礼自然是富丽堂皇、极尽华贵。

公孙钤的婚礼虽说相比较起来低调了许多,但是依循古礼,却是甚为隆重。

百姓们议论纷纷,虽不乏有人酸溜溜地说上一句“不过是个妓子罢了”,但大部人还是羡慕。有人羡慕执明和公孙钤娶得佳人,也有人羡慕光儿和阿黎嫁得良人。

婚礼后,莫澜指挥着下人们将客人们送回家。然后回房拿了个包裹,来到一间被人看守的房间外。

那名看守的下人似是早就得了吩咐,见莫澜过来便点了点头走开了。

莫澜打开门,看到屋内神色恍惚的卿卿轻叹一声。

卿卿自从那件事后就直接被丁妈妈送给了执明,但之后一阵接一阵的事,竟忘了处置她。

卿卿日日沉浸在恐慌中,现今的神色憔悴不堪,早已没了当初的神采。

一看到莫澜,卿卿就激动地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袖。

“莫澜,你终于来了,我好怕。”

莫澜心疼地把她拥入怀里:“我是来带你走的。我已经和老爷说好了,他同意我将你带走。”

“你……”卿卿的泪止不住地落下,感动极了,所有的坚强都支离破碎,把头埋进莫澜的怀里,“带我走。”

莫澜拉着卿卿的手,拎着包裹,依依不舍地向灯火通明的喜房跪拜了三下。

然后带着卿卿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马车,驶离了天权城。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