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相依为命(一)

延绵不绝的昱照山已近在眼前,陵光愈发没了耐性,不断催促着车队日夜兼程地赶路。

直到真得来到山脚下时,陵光却反而患得患失、忐忑不安了起来。

看着眼前崎岖陕小、马车难行的山道,陵光硬是坚持要自己独自上山,以示诚心。

丞相素来是拗不过他的,在苦劝无果后也只得带着侍从们在山脚不远处的村子里住下,等他回来。

陵光换上方便的劲装,又将头发挽起,带着一个包裹就开始独自登山了。

陵光虽然幼时也曾与裘振一同学习过剑术,但他身份尊贵又兼很快就没了兴致,所以也没有什么武学底子,没走多远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了。

陵光望了眼高耸的山峰,又回望了眼不远处的山脚,一咬牙,硬着头皮往上走。


太傅拉着执明的马缰绳死活不肯放手,苦劝道:“王上,秋猎是天权的传统,老臣也不反对,只是您为何非要进昱照山打猎呐?实在是太危险了!”

执明身着劲装,背弓拿剑,自我感觉正好,哪听得进去劝,指挥着侍从将太傅拖开,一脸的不以为意。

“那些临时把动物赶进山上的事以为我不知道?要弄自然要弄最好的。进昱照山去才是实打实的真打猎呢。”

说罢也不等太傅再劝,一抖缰绳,在侍从们的包围下进了昱照山。

太傅两眼一翻,差点背过气去,忙指挥着侍从们跟上去。


身疲腿软的陵光抬起袖子擦了下额头不断滚落的汗水,看了眼离自己还有一半多路程的山顶,心里涌上了一股无力感。

陵光从小到大哪受过这么大罪,在路旁找了块平坦的石头便一屁股坐了下去,打开包裹拧开水瓶一口气连喝了半瓶下去。

待喘匀了气,凭着心中的一股意念,陵光硬是咬着牙开始再次登山。

就这么歇歇停停,从天明走到晚霞满天,这才精疲力尽地瘫倒在清渠观门口。

门口的道童惊呼了一声,忙上前扶起陵光。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

陵光乏力地摇了摇头,喘匀了气后便马上急切地说道:“我是来拜访贵观的南华道长的。”

那道童点了点头,搀扶起陵光往内走。

“公子且先去大堂歇息,我去叫观主。”


陵光忐忑不安地等着,连端上的茶水都顾不上喝。

虽一开始头脑发热地信了起死回生之术,但那也不过就是如同溺水之人拼命的想要抓紧一根树枝一般,打从心底里还是觉得这未免又太过荒谬。

陵光不敢再想,起身站在门边四处眺望。

一名留着两撇胡子的中年道长跟在道童身后走来。

陵光难免涌上了失望之意,那道长虽然看着有几分仙风道骨,但年纪不大,未免难给人信服之感。

那道长也看到了陵光,和煦地向他笑着点头示意后便进了大堂。

“这位公子,你来清渠观可有何事。”

陵光虽然失望,但还是迫切地想要抓住这稻草,直接便道:“我听闻道长会起死回生之术,特来求道长救回一人。”

南华道长先是惊讶,后又失笑着摇了摇头。

“不知公子是从何处听来这个荒谬的消息?贫道乃是人,非神非仙,又怎会起死回生之术呢?”

陵光心里咯噔了一下,尤不死心地不以口说道:“道长,我听闻你曾以起死回生之术救活过一个溺水的孩童……”

未等说完,南华道长便直截了当地说道:“那孩童不过是呛了水,所以才造成了假死之态,是逢贫道从旁经过,便以拳击胸,令其呕吐出积水,这才造成了起死回生的假相。”

最后一点希望也没了,陵光绝望地跌坐在椅子上,茫然的神情着实令人心疼。

南华道长叹息着摇了摇头:“这位公子……”

不料陵光却似临光返照一般,一把抓位南华道长的衣袖,眼中灼灼的光华令人不敢直视。

“孤乃天璇王陵光。只要道长肯帮孤救活一个人,孤愿赐你珍宝无数,更可赐封国师之位……”

南华道长明显面露惊容,但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王上,非是贫道不愿、不肯,实在是无力、无法啊!”

陵光只觉得眼前发黑,丧失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竟晕了过去。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