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相依为命(二)

陵光失神地睁开眼,愣愣地看着床顶发呆。

那种唯一的希望被打碎的感觉简直是糟糕极了。

陵光的眼角滑下两行泪水,无声地抽泣了一会,然后哭着哭着竟笑了起来。

“陵光啊陵光,这回你可算死心了吧?一天到晚幻想着裘振还能活过来,简直是蠢毙了。”

陵光不顾疲惫无力的身体,硬撑着起来往道观外走。

那道童看到后欲拦:“天璇王,您的身子还没好呢。”

陵光看也没看他,只是回了一句“无事”。

那道童还欲说些什么,肩上却被人搭了一只手。

南华道长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算了,随他去吧。”

复又摇头叹息道:“当真是痴儿。”


陵光就这么失魂落魄地走出了道观。

也没有辨别方向和路径,就那么一头钻进了树林里。

当他察觉出累,停下来的时候,这才发现他已经迷失在了森林里。

陵光心中一慌,一个不小心脚踢到了个什么东西,然后整个人就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头撞到了一棵树上,昏了过去。


执明和侍卫们失散了,不过他一点也不急,悠闲地骑着马在森林里到处乱逛。

突然他注意了远处地上躺着一个紫色的身影。

执明好奇地走近一看,不由惊呆了。

哪怕这人此时狼狈不堪的样子亦无法掩饰他的仙姿佚貌、明艳动人。

执明愣愣地喃喃自语道:“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佳人?难道他是这山中的精怪不成?”

执明一笑,跳下马把人一把从地上抱起来,真实的触感让他确认了此人不是他的幻觉。

“真是有够轻的。莫非是花儿成精?不管你是人是精,反正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说着便双手打横抱起陵光,四处寻找起能暂住的地方来。

马儿灵性非常,打了个响鼻,乖乖地跟着执明走。


执明看着干燥的石洞点了点头,仔细嗅了嗅也没闻到有什么动物的臊气,看来正是个没主的洞穴。

执明解下自己的墨色缂金丝祥云纹织锦缎披风散开往地上一扔,然后小心地把还在昏迷中的陵光放到披风中间,把他包了起来。

执明将这个石洞四处查看了一番,洞内不大,一眼便可见底,石壁上也没长什么植物,倒是难得的干净。

马儿小心地探了个头进来,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执明。

执明摇了摇头,把马儿轰了出去。

这石洞本就不大,若是再进来一匹马就更狭小了。

执明把马儿身上原先驮着的一个包裹拿回洞里打开一看,里面装了些许肉干、果脯、药粉,竟然还有一小瓶芙蓉醉。

执明心中一暖,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小胖……”

看到药粉执明这才想起还没查看过捡来的那人的伤,忙把人带披风地横陈在自己的腿上。

执明的指腹轻柔地抚摸着陵光的脸,痴迷道:“当真是越看越美……”

他先看了看陵光身上的衣物,除了沾染上了泥水和草屑外并没有破开的痕迹。

“素软缎?还是紫色的?莫非是天璇哪家的大户公子?”

他在陵光的后脑勺上摸了摸,也没有什么凸起和血迹。

执明放下心来,戳了戳陵光尚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笑道:“还好没破相。”

他看了看洞外逐渐暗沉下去的天色,想起曾经路过时看到的几颗果树,便将陵光重新包了起来,安放在洞内,又嘱咐马儿趴在洞口外,这才一步三回头地去摘果子了。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