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主执光/二代们】岁月静好

第二篇生贺,写得比较急,主要是突然想写这种岁月静好的文。

希望包子能实现自己所许的生日愿望,不忘初心,勇往直前。

本文中蹇宾、慕容黎、陵光、孟章四人是亲兄弟关系,CP见tag。





静谧的房间内,执明正搂着陵光睡得昏天黑地的。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了,蹦蹦跳跳地窜进来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团子。

只见他跳上床,使出吃奶的劲,用力地推着执明。

“父亲,父亲,快醒醒,快醒醒!”

执明闭着眼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咂吧了一下嘴,把身边开始皱眉的陵光搂得更紧了。

小团子委屈地扁了扁嘴,突然眼睛一亮,显然正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从领子内摸出个玉哨子,吸了一口气使劲地吹了几下。

刺耳尖锐的哨声把执明和陵光吓得一下子就惊醒了。

执明把被子一掀,拎起孩子就去一边教育了,无非是这玉哨子是哪来的,以后可不能这样吓你爹爹了……

陵光坐在床上按着额头,显然还没有真正清醒过来。

小团子委屈极了,气呼呼地反驳道:“父亲,明明是你昨天说让我今天一大早就来叫醒你们的。”

执明这才转过弯来,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对哦,今日是光儿的生辰。”

陵光回过神来,看到委屈巴巴的儿子不由一乐,冲他招了招手。

小团子的脸上立刻阴转多云,兴冲冲地一头扑进了陵光的怀里。

“爹爹,生日快乐。愿您永远都是那么年轻美丽。”

陵光欣慰地笑了笑,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两口。

“耀儿真乖~”

执明吃味地上前拎起执耀,把他扔出了门。

“行了行了,我和你爹爹要洗漱一番,你先自个儿出去玩吧!”


执耀不乐意地撇了撇嘴,嘀咕道:“父亲又吃醋了。”

执耀跑出去找到正在忙着操办生辰宴会的莫澜。

“莫叔叔,我来帮忙好不好?”

莫澜正忙地晕头转向的,哪有这功夫带小孩子玩儿。便道:“那耀儿,不如你去门口当个迎宾可好?”

执耀连连点头,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莫澜这才吁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庆幸道:“还好耀儿比他父亲小时候更好应付。”


执耀开心地扑向齐之侃,抱住了他的左腿,仰起小脸甜甜地唤道:“大叔夫~”

齐之侃笑眯眯地一把举起执耀掂了掂:“耀儿又重了。”

执耀挺了挺小胸膛,得意道:“那是,我长的可快啦!翁爷爷说我越长越像父亲了。”

一旁的蹇宾听到此不由“噗嗤”一笑。

“这倒也不一定。在你这年纪的光儿也和你一样傻。”

执耀有些不乐意地嘟了嘟嘴:“大叔叔又欺负人!我和我爹爹才不傻呢!”

说着便挣扎着示意齐之侃将他放下,拉着跟在他们身后的齐宣跑开了。

蹇宾乐得不行:“这傻孩子,还说他不傻呢!”

齐之侃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拉着蹇宾去屋内休息。


执耀拉着齐宣来到演武场,充满期待地看着他:“大表哥,你上次可是说过要表演舞剑给我看的。”

齐宣点了点头,挑了把特地准备好的孩童铁剑,似模似样地开始舞剑。

执耀乐得不行,在一旁把手掌都拍红了。

“大表哥好棒!大表哥最棒了!”

“那二表哥呢?”

执耀回身一看,原来是二叔叔一家到了。

“二叔叔,二叔父~”

公孙汖故意把手里的包裹往身后一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唉,亏我还特意给三表弟带了礼物来呢。”

执耀眼睛亮亮地扑上去,抓着公孙汖的衣袖摇了摇,拖长了音唤道:“二表哥~”

齐宣收了剑,过来唤道:“二叔叔,二叔父,二表弟。”

慕容黎蹲下身,揉了揉齐宣的头发,笑道:“宣儿真乖。”

公孙钤笑吟吟地说道:“汖儿特地带了很多礼物过来,快去他那拿吧。”

“嗯。”齐宣乖巧地点了点头,“我父亲他们已经去花厅休息了。”

慕容黎就稀罕齐宣这一本正经的乖巧模样,捏了捏他的小脸笑道:“那萱儿就带着弟弟们在这儿玩,我们去花厅找你父亲去。”

然后拉着公孙钤边走边说笑道:“宣儿这模样倒与你有些相似。若不是宣儿与汖儿差了大半年才出生,我还以为当初是抱错了孩子呢。”


执耀和齐宣、公孙汖三人在花园的石桌上分玩具。

执耀先是一把抓到了里头一只毛茸茸的小老虎布偶,一手又抓了把华丽异常的小剑塞给齐宣。

“这剑一定是给你的。”

公孙汖见齐宣抽出剑来打量,便道:“这剑还尚未开锋,怕你在玩耍时伤到自己。”

齐宣点了点头道谢,很是喜爱地把剑塞进衣襟里。

执耀看着剩下的玩意里还有孩童绘本,撑着下巴嘟囔道:“小叔叔他们也来的太晚了,仲靖怎么还不来?”

正念叨着,莫澜便牵着仲靖过来了。

“靖儿~你可算来了~”

三人围了上去,把莫澜挤了出去。

莫澜摸了摸鼻子,笑着摇了摇头,默默地走开了。

执耀递出了自己刚到手的小老虎布偶。

“靖儿,快叫一声三表哥。”

仲靖长得极为软萌,据说和孟章小时候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

仲靖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甜甜地叫唤道:“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

执耀扁了扁嘴,好吧,虽然不是单叫自己,但谁让小表弟那么萌呢……

执耀把小老虎布偶塞进他的手里,顺势捏了捏他的小脸。

“靖儿真乖~”

公孙汖不甘示弱地拉起仲靖的小手,带他来到石桌边,把那几本孩童绘本一股脑地推到仲靖的面前。

“靖儿,这些都是我特地让父亲为你画的。”

仲靖的眼睛一下子变得特别闪亮。

他把小老虎布偶还给执耀,迫不及待地翻开了绘本,嘴里一直夸赞道:“二叔父好厉害呀!好棒哦!”

公孙汖骄傲的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膛,拍着胸口说道:“父亲现在也在教我画画了,明年我就可以自己给你画绘本啦。”

仲靖满脸崇拜地看着公孙汖,使劲地拍着小手。

“二表哥好棒。”


当执明一脸甜蜜地傻笑着和陵光出来时,大伙儿正在讨论生二胎的事。

蹇宾看了眼他俩,噗嗤一笑。

“要我说,我们中最应该生二胎正是光儿呢。”

陵光一脸懵逼,执明却兴致勃勃地附和道:“大舅子说得是。我早就想跟光儿再生一个了,就是光儿说怕耀儿会不高兴。”

仲堃仪插嘴道:“光儿就是想太多了,看耀儿多喜欢靖儿呀。”

孟章道:“说到孩子们,他们还在花园里玩儿吧?莫管家,你去把他们叫回来吧。”

莫澜领命而去。

蹇宾接着笑道:“耀儿这孩子是越长越傻白甜了。你们还是赶紧再生一个,让他当个称职的哥哥,看看还能不能挽救一下。”

齐之侃拉了拉蹇宾的衣袖:“阿宾……”

陵光小声嘀咕道:“大哥又欺负我。”

执明见陵光不乐意了,忙道:“耀儿这样挺好的,大不了以后娶个能干的媳妇儿。看光儿,又贤惠又体贴,翁老管家老是说我这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呢。”

陵光这才展颜一笑,迷得执明七晕八素的。

陵光有了底气,便向慕容黎道:“大哥和大哥夫工作都太忙,这才没要第二个。小弟年纪还小,也不说他。你和公孙怎么不再生一个?”

慕容黎幸福地笑了笑,看了眼公孙钤。

公孙钤忙道:“阿黎生孩子那会儿可把我给吓着了,所以我一直没敢再让他生第二个。”

公孙钤深情地看着慕容黎,握住他的手笑道:“我们有一个汖儿就够了。”

孟章满是羡慕道:“我倒是喜欢小孩子,可惜当初生靖儿时年纪尚小,还没调理过来。不过等再过上两年,我一定要多生几个。”

蹇宾、慕容黎和陵光三人皆凶光毕露地看向仲堃仪。

仲堃仪忙连连讨饶,保证道:“这五年内我们绝不生第二个,一切皆以保养章儿的身体为上。”


孩子们像一群小鸟似的飞进了屋里,瞬间屋内便充斥满了欢声笑语。

陵光看着这满屋子的热闹欢腾的景象,不由捏紧了执明的手,靠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我突然觉得多生几个孩子也挺好的。”

执明惊喜地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欢喜。

“光儿,你放心,我会带着孩子们玩儿的。”

陵光不由噗嗤一笑,把头靠在执明的肩上,充满幸福地看着这一屋子的快乐美好。

惟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我给孩子们取名字的一点小心思。觉得这些名字挺好的,以后我写文可能就会延用这些名字吧。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