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相依为命(三)

陵光头痛欲裂地从昏迷中醒来。

从小养尊处优的陵光迷茫地盯着山洞顶看了好半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一个山洞里。

他打了个激灵,坐起身警惕地环视了一圈自己所在的山洞,然后从衣襟中拿出云藏,拔剑出鞘,不安地盯着洞口外那个因逆光而看不清模样的动物。

白马查觉到陵光醒了,动了动身子,把头探进了洞口。

看到那动物只是一匹马,且那马背上还有马具,自己边上也有几个包裹后,陵上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自己是被好心人救了。

他摸了摸自己垫着的厚实华丽的披风,暗想:还是个非富即贵的人……

“小白,你怎么又把头挤进洞里了?快出来,别吵到美人儿睡觉。"

一个活泼的声音从洞外传来,然后那马便忙不迭地把头挪了出去,还委屈地”咴咴“叫了几声。

陵光不由紧张了起来,握紧了手中的短剑,站了起来,警戒地看着洞口。

一个高挑的身影背着光从洞外走进来,看到陵光醒了很是惊喜。

“哟,美人儿,你可算是醒了。正好,我摘了些果子回来,还在树上拿到了几个鸟蛋,等会试试能不能烤了,给你补补身子。”

执明好像没看到陵光手中的短剑似的,很是自然地靠近陵光身边,把用衣服下摆兜着的果子展现给陵光看。

“竟然是樱果。”

陵光惊喜地笑了起来,戒备心也放下了许多:这人着实不像个坏人,看着似个缺心眼的好人……

樱果甜美多汁、口感细腻,只是因为产量稀少,故而只有高官富贾才吃得起。

执明骄傲地挺了挺胸口,得意道:“离石洞不远的地方就有一颗樱果树,果子熟了不少,我就先拿了一些回来。”

说着执明便拿了个最大最红的果子,然后把剩余的果子放到边上的披风上。

执明把剥开果皮的果子递到陵光面前,笑得一脸熟络。

陵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云藏归鞘收入衣襟中,道了声谢,接过果子轻吮了起来。

执明笑得愈发开心了,又凑近了陵光几分,腆着脸问道:“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是这山中的花仙吗?”

陵光被哽了一下,咽下口中的果肉,哭笑不得地说道:“别乱说。”

想了下后,犹豫道:“你唤我光儿便是。”

这本是不愿吐露姓名来历的生疏之意,但执明闻言却是乐得不行。

“光儿,光儿……这名字真好听。”

然后摸着后脑勺傻呵呵的笑道:“我叫执明,是天权国主。”

陵光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晴,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执明看着陵光目瞪口呆的样子心里愈发得意了起来,拍着胸口保证道:“你放心,有我在他们就算是把昱照山翻过来,也一定会找到我们的。”

陵光没想到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天权国主竟是这么个性子,而且两人竟会在这么个情况下见面……

陵光默然半晌,相比起执明的坦率倒显得他有些小气了……

“我叫陵光,正是天璇国主。”

执明只不过惊讶了一下,很快便笑了起来,言行举止愈发亲密了。

“没想到天璇国主竟如此美貌。早知如此我们两国应该多多走动才是。”

陵光支吾着说道:“我是从南侧峰的清渠观出来的,也不知怎么的就走迷了路,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执明见陵光不愿多说,便贴心得不再多问。把自己怎么和太傅抗争,要到了秋猎权,又是怎么和侍从们走散的事儿添油加醋得说了一顿。

陵光见执明这般耍宝逗趣,脸上不由挂起了一个久违的笑容。

执明被这个笑容晃花了眼,痴痴地直盯着陵光傻笑道:“光儿,你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

陵光羞红着脸低下头,转开话题:“那这些日子我们就在这儿呆着吗?”

“嗯。”执明拍了拍背上的弓箭,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个山洞还不错,干净、隐敝,我们就暂且在这儿住上几日,等军队寻过来便是。”

陵光点了点头,如今也没什么更好的法子了。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