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相依为命(四)

一个侍从慌张地跑进别宫内,急切地嚷嚷'道:“不好了,太傅,不好了。”

太傅正在担心执明,闻言心中一惊,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王上出事了?”

那侍从都哭了,拜伏于地哽咽道:“王上走失了。刚才侍卫统领来报,他们遇到了一只黑熊,等他们损失了不少人手终于解决了黑熊后却不见了王上的踪影……”

太傅眼前一黑,一阵的头晕目眩,往后摔了下去。

一旁的侍从忙上前扶住太傅:“太傅,太傅。快,快叫医丞。”

那伏地的侍从跪行上前,哭道:“太傅,太傅,你快醒醒啊!当务之急我们得先找到王上才行。”

幸好太傅还有几分清醒,挣扎着睁开眼,一迭声地吩咐下去:“快,去边境寻陈靖将军,让他率大军进昱照山脉寻找王上。”

那侍从忙应声出门。

太傅捂着胸口老泪直流:“这可该如何是好?天色将暗,王上处于深山之内,还不知道受多大的委屈呢!”


丞相在屋内焦急地等待着。

一名侍从急切地跑了进了:“丞相,丞相,不好了,不好了!”

丞相失手跌碎了手中的茶杯,一把抓住那侍从的胳膊:“怎么了?王上呢?你不是上山去找王上的吗?”

那侍从一头的汗,气喘吁吁地说道:“清渠观的南华道长说,王上大概是在申时不到的时候就离开清渠观了,但奴才在大路上一路寻找就是没看见王上。”

丞相的脸上血色尽失,脱口而出:“王上失踪了?”

那侍从问道:“丞相,我们该怎么办呀?就这么一条路,王上还能去哪儿呀?”

丞相知道现在不是能自乱阵脚的时候,稳了稳心神,呢喃道:“不在大路上,便是进了昱照山了。”

丞相回过神来:“快,去边境守将吴老将军那调兵,让他立刻出兵进昱照山寻找王上。”

那侍从应声出门。

丞相思忖片刻,让一旁的侍从准备笔墨纸砚,亲自写一封国书,命人去天权交于天权王。

毕竟自己的大军要进入天权的昱照山,理当寻得天权的赞同才是。只是如今事权从急,也只能先进山了。


就在两国兵慌马乱之际,山洞里的两人却正在悠闲地烤着鱼。

执明熟练地给鱼翻了个身,往鱼身上挤了点樱果的果汁。

香甜的气息令一旁的陵光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没想到你竟然还会抓鱼烤鱼。”

执明得意地笑道:“那是。宫内碧波湖里的鱼可是被我打小就吃了不少。”

陵光不由有些羡慕。他父王性子严谨,对他管的也严。

“你父王都不管你么?”

执明哈哈大笑:“我父王说了,小孩子自然还是要调皮捣蛋一点的好。”

“真好……”

执明空出一只手揉了把陵光的发顶,眼神中带了点心疼。

执明把刚烤好的喷香的烤鱼往陵光面前一送:“来,快趁热吃了吧。现在也只有樱果的汁水当调料,你就将就着吃吧。”

陵光抽了抽鼻子,强忍住一口咬上去的冲动,迟疑道:“那你呢?”

执明不在意地笑了笑,打开包裹,拿出肉干。

“我吃这个就行。”

陵光摇了摇头,坚持到:“我们一人吃一面。”

“这……”执明原本还想再劝,突然想到这个举动所代表的亲密,心中一喜,猛地点头笑道,“好。你先吃,然后再给我。”

吃完鱼,陵光裹紧披风打了个哈欠,在火堆边一躺。

他折腾了一天,早就有些撑不住了。

执明扔完鱼骨头回来,看到已经熟睡了的陵光,便往他身边一躺,小心地把陵光拥入怀里,这才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





好吧,我反省,真的是越来越懒了……😂😂😂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文给完结掉的。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