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相依为命(五)

陵光眯着眼伸了个懒腰,发出了舒服的轻吟。  

自裘振死后他日夜醉生梦死,已经很久没睡得那么舒服了。  

坐起身四处打量一圈,执明并不在洞内。 陵光走出石洞,清咧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着实令人心旷神怡。 

一转身, 就看到乖巧地趴在洞口,正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小白。  

陵光伸手抚摸了几下马头,喃喃道:“还真是极具灵性。”  

“光儿,你醒了。”  

陵光转身就看到用衣服下摆兜着樱果的执明正乐呵呵地跑过来。  

陵光冲他笑了笑:“早。”  


执明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正在洗漱的陵光,突然觉得这样有美人为伴的山林生活也颇为不错。  

陵光抹了把脸上的水珠,说道:“这会天权、天璇的人应该都已经找过来了吧。”  

执明一点也不担心,随意道:“这儿离我和侍从们走散的地方并不太远,策马疾驰不出一日便可到。我们暂且安心住下,不出两三日定能被侍从们寻到。”  

陵光点了点头,他是一点儿方向感也没有了,只能听执明的。  

执明眯着眼笑道:“就是得委屈我们的肚子了,估计这两日只能吃点水果和鱼了。”  

陵光突然觉得有点羞愧,他什么都不会……  

低头喏喏道:“还好你会捉鱼……”  

执明看着陵光发红的脸蛋,笑着调侃道:“你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再说了,不是还有一个词……叫秀色可餐。”  

陵光气呼呼的鼓起脸颊瞪了他一眼,转身拿起樱果洗干净,扔给了执明一个。  

执明笑嘻嘻地轻松接住,吮了一口樱果,只觉得甜进了心里。  

他突然间不希望被其他人找到了,因为那意味着分别……  


执明的手里拎着两条洗净的鱼跟在陵光的后头,嘴里念叨着:“要是能捉只傻兔子就好了,总不能真的顿顿吃鱼吧!”  

执明的运气向来是极好的,许是上天眷顾,他看到不远处真的有一只灰兔在啃草。  

执明忙扯了扯陵光的袖子,在陵光不明所以地转过身来时伸出食指轻点他的嘴唇,在他恼羞成怒之前忙向那灰兔处努了努嘴。 

陵光惊喜之下怒火全消,忙向执明打了个悄悄前行再进行合围的手势。 

执明点了点头,两人分开蹑手蹑脚地包抄了上去。 

互相点头示意后,两人同时一跃,向那只灰兔扑了过去。 

谁知那灰兔警惕得很,在两人扑上去的那刻跳了出去。 

执明和陵光两人撞了正着。 

执明一手搂紧陵光的纤腰,一手护住他的后脑勺,就地一滚,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诶呦,疼疼疼……” 

执明只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把脸皱成了一团。 

“你怎么样了?哪受伤了?” 

陵光慌张地抓着执明的衣襟,想把他的衣服扒下来检查是否有外伤。 

“诶,别别别……”执明一把抓住陵光的手,耳朵开始发红,“我没事,就是身上觉得有点酸疼,许是撞青了,没有什么伤口的。” 

陵光眼眶一红,险些落下泪来。 

执明刚才那个下意识的保护动作令他颇为感动。 

陵光尽量小心地扶起呲牙咧嘴的执明:“我们先回去吧,等会儿我过来打点水给你冷敷一下有淤青的地方。” 

执明拧着一张脸有些怪模怪样地笑了:“光儿,你真好。” 

谁知两人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刚才那只灰兔正四脚朝天地躺倒在一棵树旁。 

陵光和执明惊讶地互看一眼,陵光拎起两只兔耳朵仔细一打量,好笑道:“这只兔子竟然不知为何撞晕了过去。” 

执明顾不得身上的酸痛,抚掌笑道:“这兔子合该就是我们的肚中餐。” 


还好执明身上淤青的地方并不多,陵光把自己身上穿的白绸缎里衣撕了一截下来,又把它扯成一块一块的,然后浸湿了冷水,敷在淤青的地方。 

执明拿着个瓷瓶看得一脸得意:“小胖果然很贴心,跌打损伤药都给我配齐了。” 

陵光扒拉了一下执明的包裹失望道:“要是有盐就好了,兔子肉没加调料可不好吃。” 

执明努力地想着法子,看到那些肉干眼中一亮:“等会儿烤的时候我拿着这些肉干擦兔子肉,这样肉干的咸味就能进到兔子肉里去了。” 

陵光不由舔了舔唇,抓起那只灰兔就迫不及待地说道:“那我现在就去溪边把这只兔子给处理一下。” 


晚上略带咸味的兔子肉令执明和陵光都吃得撑住了,相扶着在外面散了好一会步才好过了点。 

陵光又仔细地给执明的淤青处撒上药粉再用力地揉开。 

“疼疼疼……” 

“忍着点。不揉开还要疼好几天呢,揉开了明天就不疼了。 ” 

揉完药后又为执明擦干了额头上的冷汗,把披风盖在他身上。 

“睡吧。” 

“不。”执明摇了摇头,一掀披风,“要盖一起盖。” 

陵光脸上发红,拗不过执明,只得在他身边贴身躺下,合盖着同一件披风。 

执明得寸进尺地一把把陵光搂进怀里,还强词夺理道:“我们互相抱着睡才暖和。” 

陵光不知为何也不想反驳,默许了执明的行为。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