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相依为命(七)

执明搂着陵光的腰骑在马上,心里是又喜又愁。

喜的自然是终于可以不用再吃烤鱼了,愁的是哀悼和陵光的独处时光。

那猎人为他们牵着马,爽朗地笑道:“我姓丁,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丁大哥吧。看你们的样子,是山外大户人家的公子吧?怎么跑进山里来了?”

丁猎人脑洞大开,极快地脑补了一出两个大家族之间爱恨情仇,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们俩该不会是私奔的吧?逃进昱照山里来的?”

陵光被他这个脑洞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竟忘了反驳。

执明笑得肚子疼,边拭泪边道:“丁大哥,你这也想得多了。我和光儿是进山打猎时和侍卫走散了。”

丁猎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直笑。


未过多久,三人转过一面山壁后,一处宽阔平坦的草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此处四面环山,西南面有一个不是太大的水潭,水潭的附近建着一处围着院子的木屋,绿色的藤蔓爬满了木栅栏,周围还有几颗果树掩映,很是清幽雅静。

陵光几乎是一眼就爱上了,情不自禁地称赞道:“好美呀!”

执明讨好道:“这有什么,等我回去了也给你建这么个地方,等咱们成亲后就住进去。”

陵光羞红着脸拧了一把执明腰上的肉,心里却涌上了即将离别的愁绪。

执明心思单纯,但陵光却知道两人分别为两国之王,若是真的要在一起可并不容易……

丁猎人开心地扯开嗓门喊道:“素素,素素,我回来了!”

待他们走到近处时,院子外已经有一个年轻女子在等着了。

那女子长的清秀温婉,虽是荆钗布裙,却也无损她秀丽的容颜。

“夫君,你回来了。”她笑吟吟地迎了上来,接过丁猎人手中的山鸡,看向执明和陵光两人,“你们是在这山中迷路了吧?快进屋歇歇,我给你们烧点饭。”

执明和陵光都是大喜,暂且抛却烦忧,喜笑颜开地跟着他们进了屋。


执明一进屋就几乎是迫不及待般地说道:“丁嫂,给我们来点咸味重的菜吧,吃了好几天没盐的烤鱼了。”

素素噗嗤一笑,脆生生地应了声:“行。对了,你们叫我素素姐就行,可别把我给叫老了。夫君,你先去把山鸡给料理干净了。”

“好。”丁猎人拎着山鸡就去了湖边。

呆在屋子里头无聊,陵光便拉着执明在院子里逛了逛。

院子边种着几颗果树,其中有一颗正是
樱果的果树,果实累累,着实喜人。

院子的一处种了些许常见的蔬菜,还有几只散养的鸡时不时啄一啄泥土。

陵光享受地看着,感叹道:“这可当真是一处世外桃源啊!”

执明从背后环着他,和他一起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等执明和陵光两人总算吃完了一顿饱饭,素素边收拾桌子边道:“我家屋子少,如今只空着一间房,里面倒也有一张床,本来是想给未来的孩子住的。我听夫君说你们正好是一对小情侣,那就住一块吧。”

又不是没一块睡过,陵光和执明都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素素去给他俩铺床了,丁猎人问道:“两位公子家住何处呀?要不我去你们家给报个信,让你们的家人跟我一起来接你们。”

陵光和执明皆是一愣,竟同时闭口不言。

过了会执明笑道:“丁大哥,难得碰到这么个幽静的好去处,我们两个想多住几天。”

还说不是逃婚出来的……

丁猎人愈发肯定了自己之前的那个猜测。

“没事没事,多住几天也好。这儿就我和素素两个人,也难免冷清。”

陵光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腰带上扣下块玉片,递给丁猎人:“因是出来打猎的,身上也没带什么贵重物品。这玉的成色还算不错,改明儿你去找个雕刻工匠给素素姐做个挂件吧。”

丁猎人立刻拉下脸来,不悦道:“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快收起来,要不然我可不收留你们。”

执明在一旁劝道:“丁大哥,光儿不是那个意思。不就是一个玉片嘛,这是送给素素姐的见面礼。”

丁猎人缓和了脸色,还是执意不肯收下。

“你们呀就安心在这住下,想住几天都行,但是不准再整这种幺蛾子了。”

陵光也只得无奈地把玉片收回来。




我和素素强行入镜😂

评论(2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