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裘光双节征文集锦】陵王别振

关键词:鲜花

陵光自从怀了身孕后就变得极为嗜睡,朝政皆托付于丞相魏玹辰与副相公孙钤处理,军事方面自然还是由王夫裘振统领。 

幸而如今钧天各国相安无事,裘振得以能够日日陪伴于陵光左右。 

这一日天气睛好,陵光在裘振的再三诱哄下也终于肯去花园里走走了。 

裘振稳稳地扶着陵光的胳膊,看着他那显得格外大的肚子,眼中满是忧虑。 

“光儿,我知道你怀了双胎特别容易嗜睡又懒得动弹,但医丞也再三叮嘱了要多散散步才行,要不然等到生产的时候怕要麻烦呢。” 

陵光自小到大皆是事事称心如意,闻言也并不放在心上,随意道:“振哥哥也太多虑了。有医丞一日三诊,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裘振使了个眼色给身后的侍从,那侍从便上前在石凳上放了个软垫。 

裘振扶着陵光在软垫上坐下,继续劝说道:“虽有医丞时时照看,但多走动有助于生产这个道理全钧天的人都知道。尤其是你怀的还是双胎,我哪能放心得下?” 

陵光见裘振担忧得连眉头都拧到了一块,只好妥协道:“那好吧,以后每日里你都陪我来花园里走上一趟吧。” 

裘振这才眉舒眼笑,在陵光身前蹲下,侧头贴耳于陵光鼓起的肚子上。 

“幸好这两个小家伙都很乖,不怎么闹腾。” 

陵光的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双手环绕在裘振的脖子上,撒娇道:“我也很乖呀~” 

裘振哈哈大笑,满是宠溺地看着陵光道:“那是,光儿可是最乖的。” 

就在两人柔情蜜意之际,一名侍从匆匆前来,道:“王上,丞相和副相求见。” 

“哦?”陵光眉梢一挑。 

看来是有要事了。 

陵光压下心中不安的预感,在裘振的搀扶下回到了寝宫。 


公孙钤将一本奏折呈给陵光,言语间满是愤怒:“东阳县内的这伙强盗也实在是太目无王法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运送来王城的税银。” 

陵光看罢奏折冷笑一声,将奏折狠狠得往地上一扔:“他们既然想找死,那就让他们去死好了。丞相,你去传召吴老将军,让他领兵前去剿匪。” 

裘振却道:“光儿,吴老将军年事已高,不宜过度劳累,不如这次便由我领兵前去吧。” 

陵光心知裘振说的在理,如今在年轻一辈的将领中也只有他一人堪当大用,其余众人不说也罢。只是…… 

“振哥哥,我的生产之日就在两个月后……” 

裘振自然明白陵光的未尽之言,握紧他的双手,直视他的双眼,言语间满是自信:“不过是区区一帮强盗罢了,我率禁军前去,无需两月即可回宫。” 

陵光这才松口,但言语间还满是不悦:“一直都在说应该多提拔一些年轻将领上来,但可领兵独率一军的还是少之又少,竟然还需我天璇王夫亲自领兵剿匪。丞相,之前不是说已经在各地修建书院武馆了吗?如今成效如何?” 

丞相忙道:“如今各地的书院武馆皆已建成,已经陆续有学员进去修炼学习了。只是将领之才不比文臣,未经战火成长极慢……” 

陵光得意道:“也是,如振哥哥这般的天生将才自然是天下极少的。” 

裘振被陵光夸得满脸通红,忙道:“那我现在先去禁军营知会一声,明儿就出征。早去早回。” 

陵光便是再不情愿也只得恋恋不舍得点了点头。 


陵光窝在裘振的怀里,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地呢喃道:“那些土匪也真是的,放着如今海晏河清的好日子不过,非要找死。” 

裘振紧了紧搂着陵光背肩的手,安抚道:“你别担心,不过是一群匪类罢了,我去去就回。” 

“我才不担心你呢。我只是……”陵光有些说不下去了,往裘振的怀里缩了缩。 

“乖~”裘振低头吻了吻陵光的额头,“我保证一定会在你生孩子之前回来。倒是你,要记得多去花园里走动走动,可不许再一天到晚赖在床上了。” 

陵光委屈地“嗯”了一声。 

裘振又道:“对了,我可以叫丞相每日进宫来监督你,要不然我可不放心。” 

陵光撇了撇嘴,也只得应了下来。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话,越说陵光的声音就越低,直到最后睡着了。 

第二日,裘振见陵光依旧睡得香甜,也没打扰他的好梦。 

轻手轻脚的起床洗漱后,吻了吻陵光的额头,又接着吻了吻他的肚子,这才狠下心离开。 

陵光醒后见裘振已经不在了,自然是发了好大一场脾气,最后还是在丞相和公孙钤的合力安抚下这才罢休。 


这日,陵光正无聊地在花园的水池边喂鱼,一名侍从喜气盈腮地跑了过来。 

“王上,王夫回宫了!如今正在寝宫换衣呢。” 

“什么?”陵光不由大喜过望,一把抛开手中的鱼食,却在转身时不小心踢到了一块石子,身子往后一仰,向下倒去。 

“王上!” 

那些侍从皆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魂飞魄散,一个接一个地扑向陵光要倒下的地面。 

“诶呦!”陵光虽然倒在了众人的背上,但也伸到了腰,动了胎气,下身开始有阵痛感,还有水流出。 

那几个没有扑在地上当人肉垫子的侍从忙团团围了上来,惊惶失措地问道:“王上,您可是有摔着?奴才这就派人去叫医丞。” 

陵光脸色苍白,紧皱眉头,陆陆续续地才挤出几个字来。 

“我好像要生了……” 


一番慌乱后陵光总算是被抬进了产房。 

裘振一直陪在陵光的身旁,紧握着他的一只手,和他一起进了产房,旁人怎么劝也不听。 

陵光有裘振在就似有了无穷的底气,在喝下了一碗人参鸡汤后,硬是咬着牙一个劲地憋气。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陵光终于产下了一个孩子,接着又一鼓作气产下了另一个孩子。 

当两个一模一样的用红布包裹着的婴儿被抱给陵光和裘振看时,陵光才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长舒一口气后就昏了过去。 

裘振急得不行,还好医丞看过后说陵光只是由于体力不支而睡着了。 


当陵光醒来时,裘振正一手一个地抱着两个孩子边走边哄。 

陵光不禁有些吃味,唤道:“振哥哥。” 

裘振抱着两个孩子坐到床沿,眉眼间尽是欢喜。 

“光儿,你可算是醒了,真把我给担心坏了。” 

陵光撒娇道:“我看你啊,就只顾着抱着两个孩子开心了。哪担心我了?” 

裘振回过神来陵光这是吃醋了,便把两个已经睡着的孩子小心地放进摇篮里,然后过来搂着陵光哄道:“你呀,可真是把我给吓坏了。要不是医丞说你只是体力耗尽而睡了过去,我可差点把他们都给……” 

陵光很是享受地把头往裘振的怀里拱了拱,突然说道:“咦?好香呀。” 

裘振一手搂着陵光的腰,一手指着不远处桌子上的花瓶。 

“我回程时看到安阳县的梅花已经开了,便采了几枝回来。原想送给你当一个小小的惊喜,却不料你送给了我两个大大的惊喜。” 

陵光看着那几枝开的正盛的梅花,心里甜滋滋的。 

“振哥哥,前几日我就给两个孩子想好了名字。大的自然要姓陵,便叫陵耀,取自光芒万丈之意。小的便随你姓裘,唤作裘球可好?” 

裘振先是一愣,继而无奈地笑道:“你也不怕小的长大后埋怨你。球球便当作他的小名吧,大名再另取。其实你不必如此,不管姓什么,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 

陵光把脸埋进裘振的胸口,闷声闷气地说道:“但是我想要一个跟你一样姓裘的孩子。” 

裘振感动地热泪盈眶,把陵光紧紧地抱在怀里。 

温暖的阳光混着花香笼罩着这对相拥的璧人,宁静而美好……



@天璇填洞小组 

评论(13)

热度(33)

  1. 天璇填洞小组环佩叮当 转载了此文字
    裘光双节征文集锦第四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