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相依为命(完结)

那俩兵士都用几乎是朝拜的动作跪趴在他们面前,喜极而泣,激动不已。

“王上,属下终于找到您了!”

“王上,属下已经点燃了烟花,太傅和天璇国的丞相明日应该就能赶到。”

……

丁猎人和素素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们。

陵光被这俩兵士东一句西一句的吵得头疼,蹙眉冷呵道:“都闭嘴。”

那俩兵士皆诺诺不敢再言。

执明心中发紧,轻叹一声,握紧陵光的手,来到丁猎人和素素面前。

丁猎人和素素急忙想要行礼,却被陵光和执明俩人一人一个扶住了。

陵光眉眼间含着几分愁绪,强作镇定地笑了笑,说道:“丁大哥,素素姐,这几日我俩多亏你们收留,方有安身之所。如今我俩身份已明,想来明日就是分别之时,不过今晚我俩还是要再留宿一晚。”

丁猎人脸上满是惶惶不安之色,连声道:“草民不敢,之前若是有冒犯之处还请两位王上多多宽恕。”

陵光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陵光和执明沉默地互相对视,两人眼中皆是不舍难过之色。

执明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上前紧紧地抱住了陵光,开口打破了沉默:“光儿,等我回了天权就让使臣去天璇提亲。”

陵光自然知道这夹杂着两国关系的婚姻没那么简单容易,却也松了口气,一直绷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

陵光把脸埋进执明的怀里,闷闷地说道:“你说得倒是容易……”

执明咧嘴一笑,轻抚着陵光的后背说道:“反正整个天权上下我说了算,大家也习惯了我说风就是雨的性子,我说要和你联姻,谁敢反对?”

陵光蹭了蹭执明的胸口,心里暖洋洋的。

“你若是有本事说服天权的臣子,我自然也能摆平天璇的朝臣。”

执明干脆一把打横抱起陵光,把他放到床到,温柔地吻了吻他的额头:“那我们一起努力。我一定会尽快娶到你的。”

陵光羞红了脸,娇嗔道:“谁娶谁嫁还不一定呢!”

此话一出,赶走了满屋的伤感。

执明哈哈大笑,使劲地亲了亲陵光红扑扑的小脸蛋。


陵光和执明头疼地看着跪在身前哭得泪流满面的众臣,无奈地对视一眼,苦笑了下,各自去安抚众臣。

两人离开前皆郑重地向丁猎人和素素道谢,并问他们是否有什么心愿。

丁猎人想了想,道:“草民的心愿便是国泰民安。”

众人皆是一怔,没想到一个山中的猎户竟然会有这种既朴素又宏大的愿望。

执明笑了笑,非常有自信地说道:“别处本王不敢保证,但是这昱照山我却是能保证的。”

陵光了然,两国联姻后自是定新都于昱照山外。

陵光和执明恋恋不舍地分别了。那模样令太傅和丞相暗自疑惑在心。


别看执明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在天权倒也的确算得上是说一不二。在以死相逼搞定了太傅后,天权朝堂上下已无人反对联姻之事。

不过一月,天权派出的使臣便已快马加鞭地赶到了天璇。

联姻之事一出天璇上下一片哗然,皆在议论此举是不是天权有吞并天璇的打算。

幸而陵光素来积戚甚重,把朝堂上的反对之声压下后,便公开了联姻国书。

联姻国书一出,众人便知这次是天璇占了大便宜了,便又纷纷讨论起天权王觊觎天璇王的美色,所以便散尽千金只为讨美人一笑。


大婚是第二年的夏季在昱照山外的新王城里举办的。

婚礼自是隆重华贵至极,两国百姓亦是其乐融融,沉浸在欢乐的气氛里。

天玑侯与天枢王亦亲自来贺,相视苦笑,彼此间心照不宣。

天权国富民丰,天璇兵强马壮,两国联姻后几乎可谓是一家独大。本来啟昆帝死后两人皆生起了几分野心,如今也只得死死压下。

执明与陵光的十指紧紧相扣,站在祭坛上相视而笑,幸福而甜蜜。

顾十安在围观的人群中看着这对璧人,由衷地祝福陵光今后能够幸福。

陵光似有感应般地看向顾十安那边的人群,却被执明在耳边的话语拉回了心神。

“今晚你就知道谁娶谁嫁了。”

陵光红着脸掐了下执明的手心,笑骂了声:“流氓!”

执明笑得肆意飞扬:“晚上你才能真正知道什么叫流氓呢!”

陵光憋不住脸上的笑意,那绽放的美丽笑容令执明看傻了眼。

执明的心里得意极了,这么美丽的陵光今后就是他的了。



紧赶慢赶终于在今天完结了。得了,我得接着抢红包去了,为了写文我连红包都没抢😂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