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裘/钤/执 光](校园AU)追包子大作战5

公孙钤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子等着看陵光的表演。

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干这种以权谋私的事,还是有点心虚的。

陵光的演唱排在挺靠前的,差不多在三个节目后就轮到他了。

陵光穿了宽松的白色高领毛衣,下配牛仔裤,显得清纯唯美。

一曲陈奕迅的《十年》,陵光唱到最后几近哽咽了,竟是泣不成声。

公孙钤心疼到无以复加,长腿一迈走上舞台,将陵光搂在怀里下了台。

观众们先是一寂,后又掌声如雷,议论之声不绝于耳,直到下一个节目开始才重新安静下来。

公孙钤搂着陵光的腰坐在位子上小声地安慰,一手还拿着纸巾为他拭泪。

陵光伤感了好一阵才渐渐止住了抽泣,不好意思地拿纸巾捂住双眼。

执明的表演在中间,他把一块布遮在一顶黑色高帽上,然后拿掉布,从帽子里变出了两朵还带着露珠的玫瑰花。

然后执明一躬身,跳下台,将玫瑰花献给已经恢复了平静的陵光。


活动结束后,公孙钤要留下来和大家一起收拾。

执明去后台拿了一整束的玫瑰花给陵光,然后送他回去。

陵光窝在执明的宽大羽绒服里,和他一起安静地慢慢走着。

执明紧了紧环在陵光腰上的手,轻声说道:“只愿,岁月静好与你老。”

陵光一愣,脚步一停,后背紧紧地贴在了执明的胸上。

陵光沉默了一会,轻声说道:“再多给我一些时间。”

这还是陵光第一次没有直接拒绝这个问题,执明高兴得搂紧他的腰,侧过脸在他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过了圣诞节就离期末考试不远了,学校里的气氛也逐渐紧张了起来。

陵光生性要强,自然是天天跟着公孙钤泡在图书馆里。

执明是个天性散漫之人,哪里坐得住,每次只陪着陵光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

陵光也不以为意,每天和公孙钤同进同出,感情与日俱增。


飞机场里,三人正依依惜别。

公孙钤推着陵光的行李箱,不舍地千叮咛万嘱咐。

执明在一旁倚在自己的行李箱上翻了个白眼,不耐烦道:“行了行了,怎么像个老妈子一样,一念起来就没个完。”

在公孙钤走后,执明就握住了陵光的手,可怜巴巴地念叨着:“你回去以后一定要记得想我。”

陵光只好一再保证,这才把执明哄上了飞机。

执明走后陵光的耳根子才终于清静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坐在休息区里等自己的班次。


陵光回到家后,陵爸陵妈见他郁郁之色散去不少,心里甚感欣慰。

陵光天天懒散地呆在家里,除了吃和睡就是在回复公孙钤和执明疯狂的微信轰炸。

大年三十晚上的十二点,陵光正在和公孙钤、执明发短信,突然手机信息一响,是个陌生的手机号发来的短信:新年快乐,幸福安康。——裘振。

陵光一怔,猛地闭上眼睛,晶莹的泪珠随着眼角滑落。

陵光将并没有回这条信息,而是直接删除了。

评论(9)

热度(45)

  1. 摄影喵无素环佩叮当 转载了此文字
  2. 🌟环佩叮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