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骁光]倾国倾城

陵光中心向,执/骁光,开放式结局。

七七你要的文,记得答应我的欢乐向视频哦。



天权与遖宿两路夹击,几乎同时攻至天璇王城外。 

执明和毓骁两看生厌,吵了起来。 

“阿离是我的!我一定会把阿离救出来的!” 

毓骁冷笑道:“不自量力!你这样的我一个打三个!” 


天璇的朝堂上,众大臣们惶恐不安地争吵着。 

“我看还是把那个慕容黎交出去吧。” 

“交出去也不能保证天权和遖宿真得会退兵啊。” 

“怪不得他当初那么轻易地就束手就擒,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不交人又能有什么办法?两国大军兵临城下,我们除了交人还能用什么办法?” 

“够了!”陵光从王座上起身,“来人,去取我的战甲来。” 

“王上,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啊。” 

“是啊,王上,您可千万不能轻易涉险啊。” 

陵光冷声道:“现今天璇有倒悬之危,也顾不得许多了。” 


执明和毓骁同时停下了争吵,看向城墙上。 

一个紫色的身影在几个身着全副战甲的簇拥下登上了城墙。 

执明和毓骁只觉得心中似被重锤锤了一下,呼吸不由一怔。 

天璇以紫为尊,能身着紫甲的也就唯天璇王陵光一人了。 

只见那人容貌殊丽、明艳无双,真可谓是人间绝色、倾国倾城,好一朵人间富贵花。 

就算身着战甲也能看得出身段纤细、弱不胜衣,反倒更显示出了一股逼人的英气,极为吸引人。 

陵光柳眉紧蹙、粉面含春,开口扬声喊道:“孤王是不会交出慕容离的。若是天权王和遖宿王还要苦苦相逼,孤王也不惧一战。” 

执明从美色中回过神来,猛地咽了下口水,高声喊道:“不不不,本王最是怜香惜玉了,怎会逼迫天璇王呢?本王……本王……对了,本王是听说遖宿要打攻打天璇,特意领兵过来相助的。” 

毓骁被陵光迷得晕头转向,这么一听哪肯承认,一挥手中的长剑,骂道:“卑鄙、下流、无耻。明明是你要来天璇王城救你的小情人,我才是来帮助天璇王的!” 

执明气急地回骂,生怕陵光误会。 

“你才胡说八道!什么小情人?那慕容离隐瞒身份,在我天权朝堂潜伏已久,还不知道有什么阴谋诡计呢!我看分明是你们遖宿和慕容离狼狈为奸,图谋天下!” 

“你这是污蔑!” 

“你才是胡扯!” 

两人骂着骂着竟都跳下马扭打在了一起。 

陵光和天璇众兵士都看得目瞪口呆,简直不知该做何反应才好。 


天璇朝堂上,执明和毓骁两人像两只斗鸡一样互瞪着。 

陵光头痛地按了按太阳穴,开口打断了他们两人的互瞪。 

“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天权、遖宿两国何时退兵?” 

执明抢先一步,痴迷地盯着陵光说道:“天权愿与天璇结秦晋之好,共御外敌。” 

毓骁不甘心地瞪了执明一眼,对陵光说话的声音却轻柔得很。 

“遖宿如今占据了半壁江山,与我国结永世之好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执明跳脚,指着毓骁的鼻子大骂道:“我呸,你遖宿占的都是些穷乡僻壤,也好意思与天璇结亲?”

毓骁冷笑道:“天璇与遖宿结亲后正可一举攻下天权。” 

两人又骂成了一团。 

天璇的大臣们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联姻?倒也算个法子。不如先答应下来,安住两国之心,再徐徐图之。 

陵光为难地开口道:“本王并无亲生姐妹,倒是宗室中尚有几位适龄的公主……” 

执明和毓骁停下争吵对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陵光弄错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高声说道:“本王是想与天璇王您结亲。” 

话音一落,整个朝堂上可谓是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过了会,陵光回过神来,黑着脸起身呵道:“简直就是荒谬!” 

说罢一甩衣袖转身就走。 

执明和毓骁两人忙叫着追了上去。 

“本王绝对是真心的啊!” 

“本王对天璇王的真心绝对是可昭日月!” 


慕容离在天璇王宫的死牢里等着执明和毓骁两人来救他。 

他在阴暗的死牢里扬起一个冷笑。 

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天璇的军队捉拿,此事定已早就传回了天权和遖宿,以执明和毓骁两人的性格定会攻下天璇王宫来解救他。 

陵光,我一定也要你尝尝这家破国亡的下场。 

但是他等啊等,却一直没有等到来营救他的人。 

他就像被所有的人都遗忘了一样,就这么在天璇的死牢里度过了自己的余生。

评论(8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