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裘光]我今生何求?惟你!

@兔先森的Ruby 不知不觉写得超级长。也算是我最长的一个单篇了吧。希望喜欢。



陵光一下班就兴冲冲地跑到学校门口等裘振。 

但陵光高兴的脸马上就皱成了一个有着十八道褶子的包子脸。 

裘振和一个人有说有笑地从学校里出来,最重要的是两人的动作还极为亲密。 

陵光忙迎了上去,亲热地挽上裘振的手臂,故作好奇地眨了眨眼睛问道:“振哥哥,他是谁啊?” 

裘振习以为常地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这是新来的同事,啟昆,也是教体育的。” 

又对啟昆介绍道:“他是我弟弟,叫陵光。” 

陵光明媚的笑脸顿时暗淡了下来,不悦地低下头小声嘀咕道:“才不是弟弟呢。” 


陵光走进餐厅,一眼就看见了陵妈。 

她正和一对母子模样的人说着什么,看得出来兴致还蛮高的。 

陵光走过去叫了声:“妈。” 

陵妈拉着陵光坐下,骄傲得向对面的母子说道:“这就是我儿子陵光。怎么样?不错吧!” 

对面的阿姨一脸满意得点了点头:“好好好,当真是好模样,和我家阿钤正般配。” 

陵光惊讶地睁大了眼晴。 

对面那年轻男子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你好,我叫公孙钤。” 

陵光心里极为不悦,但现在在外面,又不能不给自己老妈面子,只得坐如针毡地小坐了片刻,就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妈,你怎么能这样!”陵光发脾气地喊道。 

陵妈双手环胸,气定神闲地看着他:“我怎么了?公孙钤条件多好呀,长得帅,性子好,又是个公务员,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当上了处长。这就是那个什么词来着的,哦,高富帅。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妈!”陵光气得直跺脚,“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他!” 

陵妈无奈地轻叹了一声:“那你喜欢谁?裘振吗?” 

陵光一时语塞,支吾道:“那又怎样?” 

陵妈拉起陵光的手,语重心长地劝道:“你喜欢裘振,那裘振呢?裘振是妈从小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的,妈也一直很放心。但是你看看这都多少年了,若是他真得喜欢你,能这么一直不表态吗?公孙钤对你可说是一见钟情,你走了后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呢。你好好想想吧。” 

陵光躲在被窝里哭了一整晚,第二天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 


陵光一出写字楼就看到公孙钤倚在车门前等他。 

公孙钤长得帅气,个子又极高,很多人都偷偷地打量他,还有几个小姑娘跃跃欲试地想要上前搭讪。 

公孙钤一看到陵光就眼睛一亮,露出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上前唤道:“陵光。” 

陵光皱眉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 

公孙钤笑道:“是陵阿姨告诉我的。我来接你下班。” 

陵光轻叹一声,还是决定跟他说清楚,于是道:“我们先去找个清静的地方吃饭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公孙钤沉默半晌,道:“这就是你拒绝我的原因吗?我不接受。” 

陵光没想到他会那么说,惊讶道:“你……” 

公孙钤直盯着他道:“你现在并没有和裘振他在一起,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 

陵光无奈道:“我从小就喜欢他了。你真的没必要……” 

“不,”公孙钤打断了他话,执着道,“你一天没跟他在一起,我就一天还有机会。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会对你很好的。” 


公孙钤将陵光送到家楼下,为他拢了拢不知何时敞开的领口。 

“晚上早点睡。晚安。” 

陵光点了点头,说道:“路上小心。” 

看着公孙钤开车走了,陵光复杂地轻叹了一声,一转身却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裘振。 

裘振冷着脸,神色有些难看:“他是谁?” 

陵光一愣,心里突然冒出了些许期待。于是故意说道:“他叫公孙钤,是我妈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 

裘振的脸色愈发难看了:“相亲?你才多大呀?相什么亲?!” 

陵光故意重重地叹了一声,低下头掩饰他嘴角微微扬起的笑意。 

“我都这个年纪了,也不小了。再说……我爱的人并不爱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裘振惊讶地声音都变调了:“你爱的人?我们从小就在一长大,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还有一个爱的人?” 

陵光抬起头,似怨似嗔地瞪了他一眼,鼓足勇气说道:“是啊,我们从小就是在一起长大的,除了你我还能爱上谁?” 

裘振愣住了,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陵光见他久久不语,心中痛如刀绞,流着泪就往电梯跑。 

裘振回过神来,几步追上,拉着陵光的手臂就把他抱进怀里。 

“阿光,我也爱你。” 

陵光被紧紧地抱在这个他肖想已久的怀抱里,眼泪不听话的夺眶而出,不停地流。 

他又哭又笑地把眼泪和鼻涕都擦在裘振的衣服上,双手成拳不停地在他的背上捶着。 

“坏蛋!竟然让我等了那么久!坏蛋!” 

裘振也不嫌脏,温柔地亲吻着他的额头。 

“都是我不好,别哭了。” 


公孙钤看着手拉手甜甜蜜蜜地粘在一起的陵光和裘振,强忍下心中的酸楚,笑道:“恭喜你们。” 

陵光笑得幸福极了:“谢谢。” 

裘振笑得极为客气:“我们两个人能在一起,还是多了亏你。” 

公孙钤心里是又酸又涩,不是个滋味。 

“只要陵光幸福就好。” 

陵光心中愧疚,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裘振搂过陵光的腰和他紧紧地贴在一起,对公孙钤笑道:“你放心,我和陵光一定会很幸福的。” 

裘振和陵光甜蜜地相视一笑。 

我今生何求?惟你!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