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仲孟]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野草还是玫瑰 亲的梗。乱世中难得的和平生活。


天枢村是个四面都被山围绕着的小盆地。  

虽然土地不算贫瘠,但交通着实不便。想要出村去到山外得翻过高山,走上四天三夜才能到达山外最近的村子。  

不过在如今的乱世中,这样的劣势却成了优势。山外战火纷飞,山内平静如常。  


仲堃仪打开学堂的大门,准备出门锻炼身体。  

对面那间常年紧闭的宅子大门敞开,很多人抬着各种物什进进出出,显得极为热闹。  

他们看到仲堃仪纷纷开口打招呼。  

“仲先生,好早啊。”  

“仲先生真早,我家宝儿还在赖床呢。”  

“仲先生,我家今儿杀鸡,中午让你嫂子给你送鸡汤来。”  

仲堃仪是村子里的教书先生,不仅年轻帅气,而且还很会来事,在村子里人缘很不错。  

仲堃仪一一回应,然后好奇地问道:“这宅子不是孟家的么?他们家回来啦?”  

“回来了一个,是孟家二房的孩子,说是以后就在村里定居啦。”  

仲堃仪奇道:“孟家二房的孩子?若是算年纪应该不大吧?怎么就一个人回来了?”  

“这谁知道呢,孟家家大业大,指不定是大家族里的什么龌龊事呢。”  

“昨儿孟家那孩子一回来就去村长家了。今儿一大早村长就让我们来给他帮忙搬家。”  

“仲先生,你一个人住在这村尾的学堂里可冷清了,总算有个伴能陪着你了。”  

仲堃仪笑道:“可不是。等会儿我可得好好认识认识这位新邻居。”  


中午仲堃仪热了两个杂粮馒头就着咸菜吃着。 一个略带稚气的好听声音从屋外传来。  

“请问仲堃仪仲先生在吗?”  

仲堃仪忙应了一声,走出房门。  

屋外是一个身着绿色衬衣的约摸十六七岁的漂亮少年。  

仲堃仪被惊艳得一愣,马上回过神来,笑道:“你是孟家二房的那个孩子吧?”  

那少年笑眯眯地说道:“嗯,我叫孟章。”  

然后将手中提着的盖着红布的篮子递了过去。  

“这是见面礼。还请仲先生以后多多关照。”  

仲堃仪接过沉重的篮子,有些不好意思。  

“要不进来喝杯茶吧,我有点雨前龙井。”  

孟章笑着应了。  

两人边喝边聊,极是投契,皆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孟章在自家宅子里开办了个武馆,在每天学堂开课前和放学后教孩子们一些强身健体的武技。  

孟章长相漂亮可爱,性子又温和坚韧,很快就得到了村民和孩子们的喜爱。  

仲堃仪也在不知不觉间爱上了孟章,抓耳挠腮地思索着该如何表白。  

思量了好几天,闷骚的仲堃仪决定采取旁敲侧击的法子。  

仲堃仪教孩子们学《诗经》。  

孩子们每天大声朗读着《关雎》、《子衿》、《采葛》之类的情诗。 

终于有一天孟章来找仲堃仪聊天时提起:“仲兄可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怎得天天教孩子们念情诗?” 

仲堃仪看着孟章弯弯的笑眼羞红了耳,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看个人,就是,就是不知道那人能不能看上我。” 

孟章压下心中异样的情绪“噗嗤”一声笑了。 

“仲兄你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又学识渊博、性性温柔,着实是良配。即是看上了人家,何不直言相告?许就能成就了一段良缘呢。” 

仲堃仪支支吾吾了半晌,终是下定了决心。 

闭上眼睛,一把握住孟章的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孟章,我心悦于你。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孟章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仲堃仪说的竟会是自己。 

他羞得浑身发热,一把挣脱仲堃仪的手,丢下一句“让我想想”便飞快地跑了出去。 

仲堃仪心里有失望,但一想到孟章没有一口回绝而是答应考虑,便又开心了起来。 


第二日,仲堃仪带着孩子们大声念着《上邪》,看到孟章正躲躲闪闪地站在学堂门口看他。 

仲堃仪心中一喜,留下句让孩子们练字后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孟章看着手足无猎的仲堃仪噗嗤一笑。 

“得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别再误人子弟了,天天教孩子们念情诗,也不怕家长们打上门来。” 

仲堃仪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一把抱紧孟章,高兴地大笑了起来。 

孟章害羞地靠在他的怀里笑弯了眼。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