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上错花轿嫁对郎1

天璇县,陵府 

陵爹慈爱地看着不停地往嘴里塞糕点的陵光,拿帕子为他拭了拭嘴角,柔声道:“光儿,慢着点吃,阿爹让下人给你做了鸡丝粥,吃撑了等会儿可就吃不下了。” 

陵光一连吃了三碟子点心,又灌了一杯茶下去,这才感觉活了过来。 

一头扎进陵爹怀里,可怜兮兮地说道:“阿爹,阿父他不疼我了,竟然罚我饿着肚子跪祠堂。” 

说罢还装模作样地小声抽泣了起来。 

陵光本就长得极好,如今这般梨花带雨越发显得楚楚可人、惹人怜惜。 

陵爹拿帕子轻柔地为陵光拭泪,轻叹着责备道:“还不是你太过胡闹了。昨儿是你裘振表哥的大喜之日,你竟然撒泼打滚地拉着他不让他嫁人,耽误了吉时,闯了大祸。” 

陵光娇俏的小脸皱成了一团,愤愤不平道:“以前可是你们说我和振哥哥是一对的。” 

陵爹抱住陵光的头,轻抚着他如墨般的长发,无奈而怜惜地说道:“裘振这孩子从小就稳重可靠,又兼武艺不凡,我们都以为他会分化成爷儿,谁料想……” 

说罢便是叹息不已。 

裘振和陵光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最是亲密无间。两家的大人自然是乐见其成,还想着亲上加亲。不料在裘振十五岁生日那天他竟分化成了一个哥儿……陵光急得要死,便是百般不愿,还是在一年后的十五岁生日那天也分化成了一个哥儿。 

两人都是哥儿,自然是绝了结亲之事。但陵光自小娇纵,一向就将裘振视为自己的所有物,还是一如既往地痴缠着裘振。 

后来裘振在一次外出游玩时救了从京城来天璇县任知县的啟昆,两人互生情愫,很快就商定了成亲事宜。 

众人本想瞒着陵光,但这么大的事又岂是瞒得住的?陵光知道后自然是又哭又闹的,便是裘振百般劝哄也无用。 

昨儿就是裘振和啟昆的大喜之日,陵光硬是抱着裘振的手臂不让他出家门,后来就算陵父硬是把他拖了下去也耽误了两人成亲的吉时。 

陵父气得把陵光扔进了家中的小祠堂里,还不准下人给他送饭。 

第二日一大早裘振得此事后忙和啟昆一起上门劝说陵父,这才把陵光放了出来。 


陵父带着裘振和啟昆一起进屋,看到正在撒娇的陵光不由轻叹一声。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对陵光百般娇宠,如今见他这般萎靡不振的也是心疼得很。 

陵光看到裘振先是眼睛一亮,待看到啟昆又是气得直哼哼。 

“你来我家干嘛?才不要你来。” 

“光儿!”陵父怒斥道,“你的规矩呢?” 

陵光虽然娇纵,但向来乖巧守礼,还从未这般出格过。 

陵光也知自己说得不妥,又不肯向“仇人”认输,扁着嘴低下头,一脸的泫然欲泣样。 

裘振轻叹一声,走过去将陵光的头抱进怀里,轻拍发顶道:“你呀,还是那么孩子气。” 

陵光挑衅地看了眼啟昆,攥着裘振的衣摆,将脸埋进他的怀里。 

“振哥哥~” 

陵父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表哥夫刚才给你提了门亲事,为父觉得对方家世门风都是极好的,人品才貌也是你表哥夫作了保的,已派了管家去淮西县查探,若是你表哥夫所言不虚就定了他家了。” 

陵爹和陵光都是一愣。 

待回过神后,陵爹忙追问道:“是谁家的爷儿?淮西可是有些远……” 

啟昆笑道:“是我在国子监的一位同窗,名叫公孙钤。此人是淮西县公孙世家的嫡子,当真是兰芝玉树、才学过人。此届科举他得中状元,入翰林院编修。因着京中世家势力盘根结错,故而欲寻一个家世简单的哥儿成亲。他父爹早亡,亲戚亦不多,我们这些朋友自然是多多为他留心。陵光性情娇憨活泼,公孙兄性情沉稳体贴,当真是绝配。两人成亲后自然是同住京城,京城离天璇县不过十来日的路程,倒也算不得远。” 

陵爹听罢心里满意,陵光从小就被家中宠惯了,自然是要寻一个稳重可靠的夫婿。 

陵光回过神来后气坏了,冲啟昆气急败坏地吼道:“滚!我不嫁,我不嫁!” 




世界观:结合了ABO和爷儿哥儿的设定。十五岁生日后分化成哥儿爷儿。但两者皆可为官交际,除却哥儿能生子外并无太大差别。分化为哥儿的人会在眉心显现一颗红痣。

评论(2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