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钤离/执光】上错花轿嫁对郎4

天璇县与瑶光县相邻,出城不久后两队送嫁队伍便在官道上相遇了。 

这可当真是巧事。 

两队的管事们聊了会天,得知两队起码十天的同路时很是惊喜,决定一同上路,也能在路上有个照应。 

陵光得知后很是好奇,于是在傍晚进了客栈休息后便使人去说了一声,然后换了轻便的常服盖上喜帕由侍从扶着找慕容黎。 

按规矩,喜哥儿在送嫁过程中若要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必须盖上喜帕。 

莫澜虽是执府的二管家,但却是一个小哥儿,自然是肆无忌惮地跟着慕容黎进了屋,然后便滔滔不绝地向慕容黎诉说着执明的好处。 

“我们家老爷喜好热闹,常在府中开设各种宴会……” 

慕容黎面无表情地听着,心中嗤笑道:不就是个走狗斗鸡的纨绔子弟嘛! 

他心中不悦,听到下人来报陵家的小哥儿想过来找他聊天便马上答应了。 

不一会一个身着玫红色常服、盖着喜帕的小哥儿就被侍从扶进了屋。 

陵光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掀开了喜帕,看到依旧身着大红色嫁衣的慕容离便眼中一亮,快步上前自来熟地介绍道:“我叫陵光,是天璇县陵家的小哥儿。慕容哥哥,你真漂亮,气质真好。” 

慕容黎对俏丽可人的陵光很是喜欢,介绍了自己和莫澜的身份。 

莫澜也是个活泼的性子,打量着陵光笑道:“陵家小哥儿也是个美人儿。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对,就是色如春花、艳若桃李。” 

陵光从小就听惯了身边之人的赞美之词,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调皮地问道:“那你说,我和慕容哥哥谁更美?” 

“这……”莫澜犯了难,来回看了看似笑非笑的慕容黎和笑得灿烂的陵光,一拍手掌,说道:“你们俩人犹如春花秋月,各具风姿,实在是无法比较。”

慕容黎眼中满是笑意,招呼陵光来身边坐下。 

三人坐一块叽叽喳喳地聊起了天,大多数是陵光和莫澜在聊,慕容黎不过时不时地插上一句。 

不多会三人就把自己的事倒了个底朝天。 

当听说陵光的夫君是出生书香世家的今科状元时,慕容黎的眼中不由闪过羡慕的光彩。 

而陵光听着执明的事迹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发出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陵光笑得肚子疼,边揉着肚边笑道:“这个执明实在是太有趣了,慕容哥哥真是好福气,以后的日子肯定能过得很开心。” 

莫澜面上笑意盎然,心里却嘀咕到:其实这么看来,这个陵家小哥儿倒是比慕容黎更适合执明。 

之后的日子里三人每晚都要凑在一块聊天,感情很快就变得极为要好了。 


明天就要到京城了,这是三人最后聚在一块。 

陵光依依不舍地拉着慕容黎的手,非要和他一块睡不可。 

慕容摸了摸陵光的头,应了下来。 

两人盖着同一床被子窃窃私语地聊到很晚,实在挡不住睡意了才睡着。 

第二日两人自然是起晚了,因怕耽误时间众人皆是一阵手忙脚乱地收拾。 

陵光和慕容黎也盖着喜帕被人分别扶上了马车。 

在通往京城的官道岔路口两队分开了,一队驶向了京城,另一队驶向了另一个方向……

评论(1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