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上错花轿嫁对郎6

因为背景不同所以人物的性格和他们的角色性格肯定不一样,我尽量让人物的性格在当时的背景下不要太ooc。 

陵光:陵光县首富家的独子,从小便受尽万千宠爱,性格活泼开朗,但因父爹管教得当,虽然娇纵任性,但在规矩上还是很好的。(参考大峰本人性格) 

慕容黎:瑶光县商户家的公子,性情稳重、喜好读书。(参考瑶光未灭前慕容黎的性格) 

公孙钤:没落世家嫡子,父爹早亡。才学出众,恪守礼教。新科状元,现任翰林院编修。(就是剧中的人设) 

执明:钧天首富。父爹早亡,虽府中有管家翁彤操持,但还是养成了任性妄为的性格。虽于生意上颇有天赋,但却是出了名的游手好闲。因祖上曾有从龙之功,故有一个“安乐侯”的闲职爵位。(剧中执明的性格) 


陵光一进马车就盖着喜帕睡了过去,直到莫澜进来推他。 

“慕容公子,快醒醒,先吃点干粮再接着睡。” 

陵光睡地昏昏沉沉的,被人吵醒自是发了脾气。一把扯下喜帕,连眼睛都还没睁开便呵斥道:“吵什么吵?还有没有规矩了?” 

莫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叫嚷道:“陵公子?怎么是你?!” 

陵光迷糊地睁开了一条缝,看到莫澜就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左右环顾,惊讶地连声问道:“这是在哪儿?莫澜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澜回过神来,略思片刻便击掌恍然大悟道:“定是早上太过慌乱,你与慕容公子的喜服喜帕又太过相似,被侍从扶错了人。” 

陵光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略带睡意的脑子还没有回过神来。 

“那可怎么办?” 

莫澜抓了抓头发,苦恼地皱眉道:“这一路行来皆是快马加鞭,这会儿都已经过了申时了,那队估计都已经进了京城了。” 

他看着陵光明艳无双的容貌,想到自己曾经动过的念头…… 

“陵公子,你不是曾经说过并不愿与公孙钤成亲吗?不如趁此机会去天权县游玩一番。我家老爷不说其他,于游乐上却是极有心得,让他为你当个向导,倒是件极好不过的事。” 

“这……”陵光眼中一亮,有些动心了,却还是摇了摇头,“我总不能把慕容哥哥扔在公孙钤那,也不知道这件事被公孙钤发现后会怎么样。” 

莫澜转了转眼珠,说道:“那公孙钤是新科状元,据你平日所言也是个谦谦君子,又怎会为难慕容公子呢?再说了,慕容公子亦是个诗书满腹之人,与那公孙钤当真可算是琴瑟和鸣、天作之合啊。” 

陵光还是皱眉不语,不过在心里也想着:看慕容黎平日里的言行举止,与那传闻中饱读诗书、规矩守礼的公孙钤倒的确是极为相配。 

莫澜又劝道:“你看,你与那公孙大人的大喜之日就在明日,就算是我们现在掉头往京城里赶也是赶不及的,更何况夜路难行,我们总不能不眠不休地赶马车吧?” 

陵光想了又想,也只有无奈道:“不如这样,现在先派上个侍从连夜往京城里送信,然后我们再找家客栈投宿,一切就等侍从从京城回来后再说,如何?” 

莫澜连连点头,称赞道:“还是陵公子想得周道,那就如此吧。” 

旋即陵光手书一封信件交给了一名侍从,千叮万嘱一定要亲手交到慕容黎手中。 

随后众人又一连行了个把时辰才找到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 


陵光又再次在睡梦中被莫澜摇醒。 

“陵公子,快醒醒,公孙钤派人送信了。” 

“嗯?”陵光一听这话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忙揉揉眼睛,接过信看了起来。 

莫澜有些心急地问道:“陵公子,如何?那公孙钤是个什么章程?” 

陵光极快地将信看了一遍,然后就愣愣地看着信纸发起了呆,听到莫澜的问话便随手将信纸递了过去。 

“没想到公孙钤和慕容哥哥两人竟然真的看对眼了。” 

莫澜飞快地看了信,抚掌笑道:“这可当真是姻缘天注定。” 

见陵光有些失落,忙道:“我家老爷风趣幽默、英俊潇洒,可比那公孙钤好多了,与陵公子你正可为绝配呢。” 

陵光将那小小的失落很快就丢在了一边,打点起精神来,写了两封信让那侍从带了回去。 


差不多的时候,慕容黎也收到了陵光送来的信。 

与公孙钤一起同看后两人相视一笑。 

公孙钤鼓起勇气握紧了慕容黎的双手,直视着他眼睛说道:“阿黎,我此生定不会负你。” 

慕容黎心中一甜,怎么也压抑不住上扬的嘴角,红着脸低头垂眸,轻轻地“嗯”了一声,主动地靠进了公孙钤的怀里。

评论(2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