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全员]钧天镇爱情小故事9

执光、煦离、齐蹇,其他cp未定。


执明和陵光、蹇宾两人在夜宵店的包间里等莫澜。

蹇宾郁闷地向陵光抱怨道:“我打算在村子东边那建个图书馆,但是若木华那老头非说那儿的一颗香樟树不能砍,会坏了村子的风水。”

执明给陵光的碗里夹酸菜鱼的鱼肉,不以为意地说道:“所以你们村子里的村民们都信了他的话,宁愿不建图书馆喽?”

若木华是天玑村的村长,祖上有祖先曾是算命先生,平日里也经常为村民们挑选吉时吉日,颇得村民的信赖,却给蹇宾这个村支书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陵光边吃边道:“你也是正儿八经的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怎么能向封建迷信思想妥协?”

蹇宾无奈道:“因为我太过年轻,回村子里也不过两年的时间,大家自然是更相信若木华了。”

正说着包间门被推开了,来的人除了莫澜还有慕容黎和向煦这对小夫夫。

莫澜笑嘻嘻地拉着手足无措的两人说道:“正好阿黎他们的店也打烊了,所以我就叫上他们一起来了。”

执明虽然惊讶,但还是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大家快坐下,莫澜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千万别客气。”

三人落座后莫澜介绍道:“穿黑色衣服的那个叫执明,他边上那个是他的恋人陵光,白衣服的叫蹇宾。他们三个都是我的发小,铁交情。这两个上次已经给你们介绍过了,还记得吧?”

执明笑道:“自然是记得的,向煦和慕容黎。”

陵光笑着接口道:“他们两人的形象气质都如此出众,自然是一见难忘的。”

向煦忙谦虚地笑道:“我和阿黎来钧天镇上开店,在镇子上也没什么亲戚朋友。幸而莫澜是个热情大方的,可帮了我们很多忙。”

大家你来我往地聊了一阵,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就连看着清冷的慕容黎也是频频微笑。

大家热闹地吃了夜宵,打算去隔壁的KTⅤ好好地闹上一闹。

谁料刚出店门,走在最前头的蹇宾就被一个看着醉醺醺的酒鬼撞了一下,然后那人竟然拔腿就跑,毫无醉意。

大家都懵逼了,傻愣愣地站在那。

这时从边上窜出来一个白衣白裤的青年,追着那人就飞快地赶了上去。

还是慕容黎先回过神来,对蹇宾说道:“你快看看钱包和手机还在不在。”

蹇宾忙在口袋外摸了摸,无奈地苦笑道:“还真全被他摸走了。”

陵光忙问道:“你在钱包里放了多少钱?”

蹇宾急了起来:“钱倒是才五六百,就是身份证、银行卡都在里面,补办着实麻烦。”

陵光把手机递给蹇宾:“行了,先别管那个了,先打电话挂失电话卡、冻结支付宝和微信。”

蹇宾接过手机,正要拔打电话,之前那个白衣白裤的青年拉扯着那个醉汉回来了,将一个钱包和一手交给蹇宾,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给,你的钱包和手机。”

蹇宾看着这个俊朗的爷儿泛红了脸,接过后连声道谢。

这时候警察过来了,做了笔录后便押着小偷回去了。

之前做笔录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那个青年叫齐之侃,是镇子上钧天中学新来的体育老师。

陵光看了看羞涩地时不时偷看齐之侃的蹇宾,拉着执明在一边咬了好一会耳朵。

然后齐之侃就硬是被执明拉着一起去了KTV唱歌。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