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上错花轿嫁对郎7

第二日公孙钤家的婚礼照常举行,只是对外宣称新人是瑶光县慕容家的小哥儿慕容黎。两人也在一大早便分别派人去慕容府和陵府上送信道明了原委。 

不过慕容黎对于陵光来信说要去天权县游玩一番的举动感到忧心。 

“陵光天真活泼、性子单纯,那执明又据传是个贪花好色的,若是陵光被执明骗了……” 

公孙钤亲自喂慕容黎吃了一个一口酥,笑道:“去年安乐侯来京给王上祝寿时我曾与他有过接触,他虽为人贪图享乐了些,但本性赤诚,足可称得上赤子之心了。” 

“至于贪花好色……”公孙钤直视着慕容黎谪仙般的容貌,调笑道,“世上何人不好色?只是上天待我太好,不仅送我一个倾国倾城的郎君,最重要的是还能与我情投意合、举案齐眉。” 

盛妆打扮的慕容黎羞涩地低头浅笑。 

公孙钤将喜帕置于他头顶上盖好,拉着他的手出了门。 


陵光没有了要嫁人的压迫感一开始还很是兴奋,喜服喜帕也不穿戴了,在马车上与莫澜聊天聊得开兴。 

但渐渐地他却开始不安了起来,眉头微蹙,显得有些忧心忡忡的。 

难不成……是反悔了? 

莫澜被这想法吓了一跳,忙问道:“陵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陵光挑开窗帘看了眼日头,突然道:“这个时辰他们应该已经成亲了。” 

莫澜愣了会才反应过来陵光说的是公孙钤和慕容黎。 

陵光轻叹一声,眉眼间带了点不安和惶恐。 

“也不知他们两人能否真正恩爱,也不知父爹知道此事后又会如何。原本我嫁与公孙钤时虽不情愿,但也知他是啟昆的好友,人品性情自然还是有底的,如今……” 

陵光看着马车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叹息般地说道:“其实我答应你去天权县游玩不过是不想回家面对父爹和裘振罢了。” 

莫澜拍着胸口作保,安慰道:“你难道不相信我?你且先去天权让老爷带着你到处游玩一番,若是觉得我家老爷不好,我一定亲自护送你回天璇。” 

陵光点了点头,紧皱着的眉头却一直没有松开。 


公孙钤搀扶着慕容离回喜房,挑开喜帕后两人相视一笑,眉眼间皆是幸福的笑意。 

两人喝了交杯酒后,公孙钤便柔声说道:“郎君,你今儿累了一天,还是早些安置吧。” 

说着便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被褥和枕头。 

慕容黎惊讶地看着公孙钤,问道:“你这是干嘛?” 

公孙钤抱着被褥道:“你安心睡吧,我在地上打个地铺就是。” 

慕容黎的脸上没了笑容,冷声道:“你这是何意?” 

公孙钤略带羞涩地低下头。 

“我怕你不自在……” 

慕容黎这才放下心来,强忍着羞意,喃喃道:“一起睡床上吧,你把被子抱过来就行。” 

公孙钤愣了下,马上傻笑着点了点头。 

换洗后两人一人一床被子躺在床上说悄悄话,说着说着还是挨不过睡意,头抵着头沉睡了过去。




任务四连更达成√。我又可以开始做一条咸鱼了。

评论(36)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