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钤离】上错花轿嫁对郎10

执明得意洋洋地骑在高头大马之上,领着锣鼓齐鸣的迎亲队伍大摇大摆地穿城而过。

陵光听着马车外热闹的喧嚣之声,心底的不安之情又抑制不住地升起。只是一想到执明一路上的温柔讨好,方才定下心来。

陵光就这样一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执府,被执明亲自扶进了主卧里。

陵光刚在床沿边坐下,就觉得眼前一亮,原来是执明已经迫不及待地掀开了喜帕。

执明乐滋滋地拉起陵光,向他介绍道:“光儿,这位就是府里的管家翁彤,你唤他翁管家便可。”

陵光冲翁彤笑了笑,乖巧地唤了声:“翁管家。”

翁彤见陵光的容貌艳丽无双,便明白了执明为何对陵光如此上心。又见他眼神清明,规矩得体,并非那种娇娆放浪之人,这才放下心来:便是淘气些也没啥,难道还能比老爷更不着调?

翁彤摸着胡子笑眯眯地向陵光行礼:“夫人好。”

陵光羞红了脸,羞涩地攥紧了执明的衣袖,过了好半晌才在执明灼热的视线下轻轻“嗯”了一声。

翁彤看着娇羞可人的陵光更是喜欢了,说道:“离吉日还有三日,这三日就委屈夫人先在府里逛逛了,等成了亲后再让老爷陪夫人好好逛逛天权。”

执明在一旁一个劲地点头,讨好道:“家里到底是侯府的规制,咱家也不差钱,自然是将府里建得既富丽堂皇又新颖别致,保证你玩上半个月都不会腻呢。”

陵光听他们府里的人有的叫老爷有的叫侯爷,一会儿叫执府一会儿又叫侯府的,觉得实在是有点怪。但这会儿还有下人在,不好多问,只得先把疑惑压在心里,想着等会和执明两人独处时再问个清楚。


陵光怕父爹担心,写了封长信道明了原委,挑了个从陵府跟过来的仆从,令他快马加鞭地回天璇送信。

执明安慰道:“天权和天璇左右不过二十日的路程罢了,我府中也没个长辈,以后每年我都陪你回天璇过年。”

“真的?”陵光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是每年哦。你不会骗我吧?”

执明见陵光高兴了起来,忙指天发誓:“我怎么会骗你呢?我这一辈子也不会骗你瞒你任何事的。”

陵光心里比喝了蜜还甜,不顾下人在场,吧唧一口就亲在了执明的脸上。

执明忙挥退了下人,一把搂住陵光的细腰就吻上了他肖想已久的红唇。

陵光软软地推了一下执明的胸口,然后就羞涩地闭上了眼,任由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攻城掠地。

一吻毕,执明搂着陵光,嗅着他发间的清香,恶狠狠地说道:“真想现在就把你吃掉。”

陵光这才有些怕了,慌乱地挣开了他的怀抱,警惕地看着他,红着脸羞涩道:“还有三日呢,你,你可别乱来。”

执明哈哈一笑,捏了捏他红透了的脸颊。

“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不过是三日罢了,我等得起。”

陵光愈发羞得有些下不来台,突然想起方才的疑惑,便直接问了。

执明拉着陵光在桌边坐下,给他倒了杯水后方才细细道来。

原来这执家本就是富商世家,曾倾家支援太祖起义,后又与太祖最小的弟弟两情相悦成了亲。

太祖定鼎江山后,因执家先祖执意不肯朝为官,便赐了他一个世袭罔替的“安乐侯”爵位,又赐下了大笔的金银财宝。

执家先祖连王城都不愿呆,带着家人回到了祖宅,按着侯府的规制扩建整治了一番,便是如今的安乐侯府。

府里的下人有的是执家原先的下人,便一直叫老爷。有的是服侍当时的夫人,太祖从宫中赐下的下人,便叫侯爷。

执明不以为意地说道:“府里向来都是混着叫惯了,将来咱们的孩子便是世子、少爷。”

陵光听故事似的听了这么一场,这才解了心中所惑。

执明说道:“你也累了大半天了,先睡个午觉,等会儿我来叫你吃晚饭。”

陵光乖巧地点了点头,起身问道:“那我住哪儿呀?”

执明眯着眼笑道:“自然是住这儿了。”

被陵光瞪了一眼后才接着道:“你就安心住下吧,我去睡偏房,就在你隔壁。”

然后叫进来几个小哥儿服侍陵光睡下。

评论(1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