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佩叮当

(ʃƪ ˘ ³˘)啾❣。・゚♡

【执光】

看到二狗在横店打球,然后想着让包子给他去当拉拉队。后面还有一个配套的小短文。

【执光】相依为命(完结)

那俩兵士都用几乎是朝拜的动作跪趴在他们面前,喜极而泣,激动不已。

“王上,属下终于找到您了!”

“王上,属下已经点燃了烟花,太傅和天璇国的丞相明日应该就能赶到。”

……

丁猎人和素素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们。

陵光被这俩兵士东一句西一句的吵得头疼,蹙眉冷呵道:“都闭嘴。”

那俩兵士皆诺诺不敢再言。

执明心中发紧,轻叹一声,握紧陵光的手,来到丁猎人和素素面前。

丁猎人和素素急忙想要行礼,却被陵光和执明俩人一人一个扶住了。

陵光眉眼间含着几分愁绪,强作镇定地笑了笑,说道:“丁大哥,素素姐,这几日我俩多亏你们收留,方有安身之所。如今我俩身份已明,想来明日就是分别之时,不过今晚我俩还是要再留宿一晚。”

丁猎人脸上满是惶惶不安之色,连声道:“草民不敢,之前若是有冒犯之处还请两位王上多多宽恕。”

陵光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陵光和执明沉默地互相对视,两人眼中皆是不舍难过之色。

执明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上前紧紧地抱住了陵光,开口打破了沉默:“光儿,等我回了天权就让使臣去天璇提亲。”

陵光自然知道这夹杂着两国关系的婚姻没那么简单容易,却也松了口气,一直绷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

陵光把脸埋进执明的怀里,闷闷地说道:“你说得倒是容易……”

执明咧嘴一笑,轻抚着陵光的后背说道:“反正整个天权上下我说了算,大家也习惯了我说风就是雨的性子,我说要和你联姻,谁敢反对?”

陵光蹭了蹭执明的胸口,心里暖洋洋的。

“你若是有本事说服天权的臣子,我自然也能摆平天璇的朝臣。”

执明干脆一把打横抱起陵光,把他放到床到,温柔地吻了吻他的额头:“那我们一起努力。我一定会尽快娶到你的。”

陵光羞红了脸,娇嗔道:“谁娶谁嫁还不一定呢!”

此话一出,赶走了满屋的伤感。

执明哈哈大笑,使劲地亲了亲陵光红扑扑的小脸蛋。


陵光和执明头疼地看着跪在身前哭得泪流满面的众臣,无奈地对视一眼,苦笑了下,各自去安抚众臣。

两人离开前皆郑重地向丁猎人和素素道谢,并问他们是否有什么心愿。

丁猎人想了想,道:“草民的心愿便是国泰民安。”

众人皆是一怔,没想到一个山中的猎户竟然会有这种既朴素又宏大的愿望。

执明笑了笑,非常有自信地说道:“别处本王不敢保证,但是这昱照山我却是能保证的。”

陵光了然,两国联姻后自是定新都于昱照山外。

陵光和执明恋恋不舍地分别了。那模样令太傅和丞相暗自疑惑在心。


别看执明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在天权倒也的确算得上是说一不二。在以死相逼搞定了太傅后,天权朝堂上下已无人反对联姻之事。

不过一月,天权派出的使臣便已快马加鞭地赶到了天璇。

联姻之事一出天璇上下一片哗然,皆在议论此举是不是天权有吞并天璇的打算。

幸而陵光素来积戚甚重,把朝堂上的反对之声压下后,便公开了联姻国书。

联姻国书一出,众人便知这次是天璇占了大便宜了,便又纷纷讨论起天权王觊觎天璇王的美色,所以便散尽千金只为讨美人一笑。


大婚是第二年的夏季在昱照山外的新王城里举办的。

婚礼自是隆重华贵至极,两国百姓亦是其乐融融,沉浸在欢乐的气氛里。

天玑侯与天枢王亦亲自来贺,相视苦笑,彼此间心照不宣。

天权国富民丰,天璇兵强马壮,两国联姻后几乎可谓是一家独大。本来啟昆帝死后两人皆生起了几分野心,如今也只得死死压下。

执明与陵光的十指紧紧相扣,站在祭坛上相视而笑,幸福而甜蜜。

顾十安在围观的人群中看着这对璧人,由衷地祝福陵光今后能够幸福。

陵光似有感应般地看向顾十安那边的人群,却被执明在耳边的话语拉回了心神。

“今晚你就知道谁娶谁嫁了。”

陵光红着脸掐了下执明的手心,笑骂了声:“流氓!”

执明笑得肆意飞扬:“晚上你才能真正知道什么叫流氓呢!”

陵光憋不住脸上的笑意,那绽放的美丽笑容令执明看傻了眼。

执明的心里得意极了,这么美丽的陵光今后就是他的了。



紧赶慢赶终于在今天完结了。得了,我得接着抢红包去了,为了写文我连红包都没抢😂

【执光】相依为命(八)

当陵光洗好热水澡进屋的时候执明已经躺在床上眼巴巴等着他了。

陵光突然间有些羞涩,之前在石洞里条件有限倒也没觉得什么,这会子高床软枕反倒生出些许尴尬害羞来。

执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掀开被子的一角,兴奋到声音都带着颤抖:“光儿,快进来,我已经把被窝给捂热了。”

陵光羞涩地支吾道:“要不我再去找素素姐要一床被子吧。”

执明哪肯让他溜走,急忙跳下床拉着他的手往床上躺。

“素素姐都睡下了,就别去打扰他们了。我们又不是没睡过。”

陵光的脸越发红了,飞快地把披着的外衣一脱,钻进了被窝里。

执明暗笑,挤进被窝里把害羞的陵光搂进了怀里。

执明低头亲了亲陵光热得发烫的脸颊,也不多做什么,只是把他的脸压在自己的胸口,说道:“好了,快睡吧,这几天可真是累坏了。”

陵光一钻进温暖的被窝眼皮就直打架,嘟囔了一声后就很快进入了梦乡。

执明满足地轻叹一声,也安心地搂着陵光睡了。


这一觉陵光睡得无比满足惬意,甚至当他醒来时有一种不知身在何方的恍惚感。

身旁的执明还在继续睡着,在梦中也不忘搂紧陵光的腰不放。

陵光不愿吵醒他,就着这个姿势第一次仔细地打量执明。

俊朗的一张脸,英气中带着几分稚气,还带着几许桀骜不驯的霸气。

这可真是个有趣的人。

陵光不由轻笑出声。

执明迷糊地半张开眼,确认了陵光还在自己的怀里,便放心地又合上了,拍了拍陵光的背,嘟囔道:“乖,再睡会。”

陵光哭笑不得地往执明的怀里缩了缩,渐渐又有了睡意。


当陵光再次醒来时,执明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他先是心里一慌,又很快镇定下来,一出屋果然就见执明正在院子里和素素说话。

素素看到陵光那身衣裳脸上满是止不住的笑意:“夫君的身形健壮,光儿虽高到底还是瘦弱了点,这身原来为夫君新做的衣裳穿光儿身上着实也太宽大了。也是我思虑不周,昨儿应该先把衣服改小一点再拿给你的。”

执明在一旁哈哈大笑了起来。

陵光羞恼地瞪了执明一眼,反嘲道:“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执明见陵光恼了,忙上去讨好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乖,别生气了。”

素素抿唇一笑,解围道:“瘦肉粥还热在锅子里呢,还是先去吃早饭吧。”


幸而这几日天气睛好,昨晚洗的衣服过了中午就干了。

陵光和执明两人换下那两身过于宽大的衣裳,总算穿回了合身的衣裳。

执明和陵光也故意不去想分离之事,只是时时都腻在一起,放松心情四处游玩。


这日执明和陵光玩到快天黑了才腻腻歪歪、亲亲热热地回来。

远远地看到院子外站着两个人在翘首企盼。

陵光笑道:“看来我们今个儿是真的回来晚了。这不,丁大哥和素素姐在担心我们呢。”

谁知这两人一看到他们的身影便飞快地跑了过来。

近看才知是两个身着一黑一紫软甲的兵士。

陵光和执明两人心中皆是一沉,该来的还是躲不掉。




还有最后一章的样子,我尽量在过年前写完。

昨天的脑洞。大家都强烈建议我写成文,所以就随便摸了个小甜饼。



我叫小明,是一只爱旅行的小青蛙。 

我有一个很爱我的妈妈,家里有用不完的三叶草和抽奖券(我用的是无限版)。 

妈妈给我买了最好的旅行物品, 还给我放上了抽奖抽到的草莓味金平糖。 

妈妈经常摸着我的头对我一通唠叨:“小明啊,别总呆在家里当一只宅蛙,要多出去玩。出去玩的话要注意安全,最好能交到小伙伴,和他一起去探险。玩高兴了也别忘了妈妈,记得要给妈妈寄明信片回来。早去早回,妈妈在家里等你……” 

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我背起行李,带上幸运铃铛,开始了新一次的旅行。 


我看着眼前茂密的森林有些犹豫,但想到背包里的高级帐篷,心里生出了一股勇气,还是走进了森林里。 

我找到了一块宽阔的草地,拿出了一袋草莓味金平糖,打算在搭帐篷前先吃点东西。 

刚打开袋子,一只绚丽多姿的紫色蝴蝶飞了过来,眼巴巴地看着糖果,扑腾着翅膀自我介绍道:“我叫光光,从小就住在这个森林里。你叫什么啊?不是这个森林里的动物吧?以前都没有看见过你呀。你手里拿的那个是什么呀?好香甜呀……”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真的好漂亮,美得不可思议。 

妈妈,我好像恋爱了…… 

我拿出一颗糖递给他,有些羞涩地说道:“我叫小明,是出门旅行的。这个叫金平糖,是草莓味的。你吃吃看喜不喜欢这个味道,要是不喜欢我这还有别的味道的。” 

就这样,我和光光顺利地交上了朋友。 

搭好帐篷,拾了些树枝升了堆火,我和光光在火堆边吃着糖果,我绘声绘色地向他讲着外面的世界。 

就在光光一脸向往的时候,我趁机向他发出了邀请:“光光,你和我一起去旅行吧。我打算穿过这片森林去别府温泉,到了那里,我们不仅可以泡温泉,还可以煮温泉蛋吃。” 

光光这个小吃货果然被诱惑了,但还是有些犹豫:“我从小就没有家人,出去玩倒是没什么,但是……” 

我一听可是心疼坏了,忙拍着胸口道:“光光别难过,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妈妈可好了,她也一定会很喜欢你的。我家有用不完的钱,以后你想吃什么都可以给你买。” 

光光心动了,犹豫了半晌还是点了点头。 

我欢呼雀跃地一下蹦了起来,拉着光光就开始跳舞。 


我和光光两个人的旅行充满了快乐幸福。 

我们一起去别府温泉泡了澡,煮了温泉蛋吃。 

还在返程路过森林的时候还看到了一颗在树干上开着花的奇怪树木。 

当然,这一路上我和光光的感情也急速升温,有些事虽然还没有说出口,却已经彼此心照不宣。 


当我和光光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光光又开始犹豫了。 

我忙安慰他:“我妈妈还不一定在家呢,她还是挺忙的。而且她看到了你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妈妈正好在家,看到我带着光光回来了果然非常开心。夸奖我道:“小明你终于长大了,简直太有出息了!还拐带了一只小蝴蝶回来。” 

妈妈热情地拿出了所有好吃的堆在光光面前。 

“光光,别客气,使劲吃。吃完了休息会,然后再和小明一起出去玩呀。” 

我撇了撇嘴,傻妈。 

感觉这张图特别像《相依为命》中的光光和小明诶。蝴蝶光和青蛙明一起在深山老林里相依为命❤️

【执光】相依为命(七)

执明搂着陵光的腰骑在马上,心里是又喜又愁。

喜的自然是终于可以不用再吃烤鱼了,愁的是哀悼和陵光的独处时光。

那猎人为他们牵着马,爽朗地笑道:“我姓丁,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丁大哥吧。看你们的样子,是山外大户人家的公子吧?怎么跑进山里来了?”

丁猎人脑洞大开,极快地脑补了一出两个大家族之间爱恨情仇,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们俩该不会是私奔的吧?逃进昱照山里来的?”

陵光被他这个脑洞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竟忘了反驳。

执明笑得肚子疼,边拭泪边道:“丁大哥,你这也想得多了。我和光儿是进山打猎时和侍卫走散了。”

丁猎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直笑。


未过多久,三人转过一面山壁后,一处宽阔平坦的草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此处四面环山,西南面有一个不是太大的水潭,水潭的附近建着一处围着院子的木屋,绿色的藤蔓爬满了木栅栏,周围还有几颗果树掩映,很是清幽雅静。

陵光几乎是一眼就爱上了,情不自禁地称赞道:“好美呀!”

执明讨好道:“这有什么,等我回去了也给你建这么个地方,等咱们成亲后就住进去。”

陵光羞红着脸拧了一把执明腰上的肉,心里却涌上了即将离别的愁绪。

执明心思单纯,但陵光却知道两人分别为两国之王,若是真的要在一起可并不容易……

丁猎人开心地扯开嗓门喊道:“素素,素素,我回来了!”

待他们走到近处时,院子外已经有一个年轻女子在等着了。

那女子长的清秀温婉,虽是荆钗布裙,却也无损她秀丽的容颜。

“夫君,你回来了。”她笑吟吟地迎了上来,接过丁猎人手中的山鸡,看向执明和陵光两人,“你们是在这山中迷路了吧?快进屋歇歇,我给你们烧点饭。”

执明和陵光都是大喜,暂且抛却烦忧,喜笑颜开地跟着他们进了屋。


执明一进屋就几乎是迫不及待般地说道:“丁嫂,给我们来点咸味重的菜吧,吃了好几天没盐的烤鱼了。”

素素噗嗤一笑,脆生生地应了声:“行。对了,你们叫我素素姐就行,可别把我给叫老了。夫君,你先去把山鸡给料理干净了。”

“好。”丁猎人拎着山鸡就去了湖边。

呆在屋子里头无聊,陵光便拉着执明在院子里逛了逛。

院子边种着几颗果树,其中有一颗正是
樱果的果树,果实累累,着实喜人。

院子的一处种了些许常见的蔬菜,还有几只散养的鸡时不时啄一啄泥土。

陵光享受地看着,感叹道:“这可当真是一处世外桃源啊!”

执明从背后环着他,和他一起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等执明和陵光两人总算吃完了一顿饱饭,素素边收拾桌子边道:“我家屋子少,如今只空着一间房,里面倒也有一张床,本来是想给未来的孩子住的。我听夫君说你们正好是一对小情侣,那就住一块吧。”

又不是没一块睡过,陵光和执明都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素素去给他俩铺床了,丁猎人问道:“两位公子家住何处呀?要不我去你们家给报个信,让你们的家人跟我一起来接你们。”

陵光和执明皆是一愣,竟同时闭口不言。

过了会执明笑道:“丁大哥,难得碰到这么个幽静的好去处,我们两个想多住几天。”

还说不是逃婚出来的……

丁猎人愈发肯定了自己之前的那个猜测。

“没事没事,多住几天也好。这儿就我和素素两个人,也难免冷清。”

陵光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腰带上扣下块玉片,递给丁猎人:“因是出来打猎的,身上也没带什么贵重物品。这玉的成色还算不错,改明儿你去找个雕刻工匠给素素姐做个挂件吧。”

丁猎人立刻拉下脸来,不悦道:“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快收起来,要不然我可不收留你们。”

执明在一旁劝道:“丁大哥,光儿不是那个意思。不就是一个玉片嘛,这是送给素素姐的见面礼。”

丁猎人缓和了脸色,还是执意不肯收下。

“你们呀就安心在这住下,想住几天都行,但是不准再整这种幺蛾子了。”

陵光也只得无奈地把玉片收回来。




我和素素强行入镜😂

【执光】相依为命(六)

这厢执明和陵光在洞内相拥而眠,那厢连夜进山搜寻的两国兵马已经发现了彼此。

在经过一番警惕小心的简短交涉后,魏玹辰和翁彤两人终于在一顶帐篷内见面了。

两人皆是国之重臣,又都素有贤名,此次相见颇有一见如故之感。

只是事态紧急,来不及深谈一番,客气了几句后便直奔主题。

一番交谈后才发现原来彼此的目的竟然也一样。

商讨一番后,两军合兵,两两搭配,四散开来寻人。


执明为蜷缩在自己怀里的陵光包好披风,看着他恬静的睡颜忍不住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虽只是一触既离,却令执明心如擂击,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执明如同触电般一跃而起,慌乱中还不忘放轻脚步地跑出了山洞。

直到脚步声消失后陵光才满脸通红地睁开眼睛,攥紧披风呆呆地坐了起来。

他不由庆幸还好自己刚才的反应慢了半拍,没有在执明亲上来的时候就羞红了脸。


执明一口气跑到了小溪边,拿溪水狠狠地拍了几下脸,这才一屁股坐到地上发愣。

陵光真好看……不止脸好看,性子也好……对我也挺好的……我昨儿受伤他可着急了……那皮肤可真好呀,又软又滑的……真想……

执明越想越脸红,干脆脱下衣服放在溪边,跳进小溪里洗了冷水澡。

随手抓了两条鱼,来不及等头发干就迫不及待地回去见陵光。


执明看到还在发呆的陵光不由地有些心虚,支吾道:“光,光儿,你起了啊……我刚才去小溪那抓了两条鱼当早饭。”

陵光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却还是目光躲闪不敢去看执明,站起身道:“那我去外面找点干树枝。”

说着便快步往外走去。

不料脚下被颗石子绊了一下,一个没站稳就往前倒去,陵光下意识地闭上眼,惊呼了一声。

“光儿!”

执明把手里的鱼往地上一扔,急忙上前把往前摔的陵光搂进了怀里。

闭着眼陵光只觉得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下意识地就搂紧执明的腰,这才感觉自己站稳了。

陵光的鼻间充满了执明刚洗过澡的清爽气息,不由脸上如火烧般地睁开眼,一眼望进了执明深情温柔的眼眸中。

执明下意识地就上前抱紧了陵光,等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温香软玉抱了满怀。

看着陵光羞涩的如同红苹果的脸,执明如同被诱惑般的下意识地就吻上了陵光那红艳的双唇。

两人都如同被触电了一般地僵在那里,相望的视线变得黏着缠绵了起来。

后来还是陵光回过神来,扭开头,一把推开执明跑了出去。


陵光一口气跑到小溪边坐了下来,抱紧双膝,只觉得全身如火烧一般。

我这是怎么了?心怎么跳得那么快?不,想想裘振……但,裘振已经死了,而且永远都活不过来了……执明人真得挺好的,根本就不是传言中那般荒唐,反而极为赤诚……可是裘振……死心吧,裘振是真得活不过来了,这世上根本就不可能有起死回生之术……

想到裘振,陵光不由泪流满面,心里却已经慢慢放下了,心中的洞也开始慢慢地结疤了。

“光儿,光儿……”

执明总算是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看到了把脸埋在双膝间哭泣的陵光。

执明不知所措地蹲下身安慰道:“光儿,你别哭了,我会负责的,等我回去了就上天璇去求亲。”

陵光红着眼抬头瞪了他一眼,气得连哭的心思都淡了,心中虽带了甜却还是凶巴巴地说道:“哼,你想得美!”

执明见陵光总算是不哭了,这才松了口气,乐呵呵地抓了抓头发道:“那要不就你对我负责吧。”

陵光被他逗乐了,忍不住噗嗤一笑,轻飘飘地打了下他的手臂,笑骂道:“你想得美!”

正当两人柔情蜜意时,一个声音响起,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是这山中的迷路人吧?”

两人惊喜地向那声音处望去,一个壮实的作猎人打扮的男子正一手拎着一捆柴一手拎着一只山鸡看着他们。




我错了,又好久才更……(抱头逃走)感觉最近的文好少呀,是大家都像我一样天冷了不想伸出手指吗?😂

跨年小段子

包子和二狗被拥挤的人潮挤到紧紧贴在一起。

二狗紧紧地抱着包子的胳膊,深怕他们两人被人群冲散了。

包子生气地鼓着双颊,蹙紧眉头,不满地抱怨道:“都怪你非要出来广场跨年,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安逸地窝在沙发里看跨年晚会了。”

二狗一脸的苦笑,他也没想到广场上的人竟然已经多到了恐怖的程度。

“乖,再忍忍,也就十来分钟了。”

包子鼓了鼓包子脸,也不再多说什么,干脆在人群中趁机搂住了二狗的腰,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吵死了。”

二狗抱紧包子,尽力在拥挤的人潮中站稳身子。

“……三、二、一,2018年快乐!”

随着钟声的响声,人群完全地兴奋了起来,四周都是尖叫喧嚣声。

二狗凑近包子的耳边,大声喊道:“我爱你!”

包子的脸腾地一下变得满脸通红,然后淘气地在二狗的脖子上轻轻一咬。

“我也是。”

二狗紧紧地抱着包子往边上挤,迫不及待地说道:“饿死我了,我要回去吃包子。”

包子拧了一把二狗腰上的肉,羞得头也不敢抬。

【执光】相依为命(五)

陵光眯着眼伸了个懒腰,发出了舒服的轻吟。  

自裘振死后他日夜醉生梦死,已经很久没睡得那么舒服了。  

坐起身四处打量一圈,执明并不在洞内。 陵光走出石洞,清咧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着实令人心旷神怡。 

一转身, 就看到乖巧地趴在洞口,正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小白。  

陵光伸手抚摸了几下马头,喃喃道:“还真是极具灵性。”  

“光儿,你醒了。”  

陵光转身就看到用衣服下摆兜着樱果的执明正乐呵呵地跑过来。  

陵光冲他笑了笑:“早。”  


执明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正在洗漱的陵光,突然觉得这样有美人为伴的山林生活也颇为不错。  

陵光抹了把脸上的水珠,说道:“这会天权、天璇的人应该都已经找过来了吧。”  

执明一点也不担心,随意道:“这儿离我和侍从们走散的地方并不太远,策马疾驰不出一日便可到。我们暂且安心住下,不出两三日定能被侍从们寻到。”  

陵光点了点头,他是一点儿方向感也没有了,只能听执明的。  

执明眯着眼笑道:“就是得委屈我们的肚子了,估计这两日只能吃点水果和鱼了。”  

陵光突然觉得有点羞愧,他什么都不会……  

低头喏喏道:“还好你会捉鱼……”  

执明看着陵光发红的脸蛋,笑着调侃道:“你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再说了,不是还有一个词……叫秀色可餐。”  

陵光气呼呼的鼓起脸颊瞪了他一眼,转身拿起樱果洗干净,扔给了执明一个。  

执明笑嘻嘻地轻松接住,吮了一口樱果,只觉得甜进了心里。  

他突然间不希望被其他人找到了,因为那意味着分别……  


执明的手里拎着两条洗净的鱼跟在陵光的后头,嘴里念叨着:“要是能捉只傻兔子就好了,总不能真的顿顿吃鱼吧!”  

执明的运气向来是极好的,许是上天眷顾,他看到不远处真的有一只灰兔在啃草。  

执明忙扯了扯陵光的袖子,在陵光不明所以地转过身来时伸出食指轻点他的嘴唇,在他恼羞成怒之前忙向那灰兔处努了努嘴。 

陵光惊喜之下怒火全消,忙向执明打了个悄悄前行再进行合围的手势。 

执明点了点头,两人分开蹑手蹑脚地包抄了上去。 

互相点头示意后,两人同时一跃,向那只灰兔扑了过去。 

谁知那灰兔警惕得很,在两人扑上去的那刻跳了出去。 

执明和陵光两人撞了正着。 

执明一手搂紧陵光的纤腰,一手护住他的后脑勺,就地一滚,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诶呦,疼疼疼……” 

执明只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把脸皱成了一团。 

“你怎么样了?哪受伤了?” 

陵光慌张地抓着执明的衣襟,想把他的衣服扒下来检查是否有外伤。 

“诶,别别别……”执明一把抓住陵光的手,耳朵开始发红,“我没事,就是身上觉得有点酸疼,许是撞青了,没有什么伤口的。” 

陵光眼眶一红,险些落下泪来。 

执明刚才那个下意识的保护动作令他颇为感动。 

陵光尽量小心地扶起呲牙咧嘴的执明:“我们先回去吧,等会儿我过来打点水给你冷敷一下有淤青的地方。” 

执明拧着一张脸有些怪模怪样地笑了:“光儿,你真好。” 

谁知两人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刚才那只灰兔正四脚朝天地躺倒在一棵树旁。 

陵光和执明惊讶地互看一眼,陵光拎起两只兔耳朵仔细一打量,好笑道:“这只兔子竟然不知为何撞晕了过去。” 

执明顾不得身上的酸痛,抚掌笑道:“这兔子合该就是我们的肚中餐。” 


还好执明身上淤青的地方并不多,陵光把自己身上穿的白绸缎里衣撕了一截下来,又把它扯成一块一块的,然后浸湿了冷水,敷在淤青的地方。 

执明拿着个瓷瓶看得一脸得意:“小胖果然很贴心,跌打损伤药都给我配齐了。” 

陵光扒拉了一下执明的包裹失望道:“要是有盐就好了,兔子肉没加调料可不好吃。” 

执明努力地想着法子,看到那些肉干眼中一亮:“等会儿烤的时候我拿着这些肉干擦兔子肉,这样肉干的咸味就能进到兔子肉里去了。” 

陵光不由舔了舔唇,抓起那只灰兔就迫不及待地说道:“那我现在就去溪边把这只兔子给处理一下。” 


晚上略带咸味的兔子肉令执明和陵光都吃得撑住了,相扶着在外面散了好一会步才好过了点。 

陵光又仔细地给执明的淤青处撒上药粉再用力地揉开。 

“疼疼疼……” 

“忍着点。不揉开还要疼好几天呢,揉开了明天就不疼了。 ” 

揉完药后又为执明擦干了额头上的冷汗,把披风盖在他身上。 

“睡吧。” 

“不。”执明摇了摇头,一掀披风,“要盖一起盖。” 

陵光脸上发红,拗不过执明,只得在他身边贴身躺下,合盖着同一件披风。 

执明得寸进尺地一把把陵光搂进怀里,还强词夺理道:“我们互相抱着睡才暖和。” 

陵光不知为何也不想反驳,默许了执明的行为。 

【执光】相依为命(四)

一个侍从慌张地跑进别宫内,急切地嚷嚷'道:“不好了,太傅,不好了。”

太傅正在担心执明,闻言心中一惊,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王上出事了?”

那侍从都哭了,拜伏于地哽咽道:“王上走失了。刚才侍卫统领来报,他们遇到了一只黑熊,等他们损失了不少人手终于解决了黑熊后却不见了王上的踪影……”

太傅眼前一黑,一阵的头晕目眩,往后摔了下去。

一旁的侍从忙上前扶住太傅:“太傅,太傅。快,快叫医丞。”

那伏地的侍从跪行上前,哭道:“太傅,太傅,你快醒醒啊!当务之急我们得先找到王上才行。”

幸好太傅还有几分清醒,挣扎着睁开眼,一迭声地吩咐下去:“快,去边境寻陈靖将军,让他率大军进昱照山脉寻找王上。”

那侍从忙应声出门。

太傅捂着胸口老泪直流:“这可该如何是好?天色将暗,王上处于深山之内,还不知道受多大的委屈呢!”


丞相在屋内焦急地等待着。

一名侍从急切地跑了进了:“丞相,丞相,不好了,不好了!”

丞相失手跌碎了手中的茶杯,一把抓住那侍从的胳膊:“怎么了?王上呢?你不是上山去找王上的吗?”

那侍从一头的汗,气喘吁吁地说道:“清渠观的南华道长说,王上大概是在申时不到的时候就离开清渠观了,但奴才在大路上一路寻找就是没看见王上。”

丞相的脸上血色尽失,脱口而出:“王上失踪了?”

那侍从问道:“丞相,我们该怎么办呀?就这么一条路,王上还能去哪儿呀?”

丞相知道现在不是能自乱阵脚的时候,稳了稳心神,呢喃道:“不在大路上,便是进了昱照山了。”

丞相回过神来:“快,去边境守将吴老将军那调兵,让他立刻出兵进昱照山寻找王上。”

那侍从应声出门。

丞相思忖片刻,让一旁的侍从准备笔墨纸砚,亲自写一封国书,命人去天权交于天权王。

毕竟自己的大军要进入天权的昱照山,理当寻得天权的赞同才是。只是如今事权从急,也只能先进山了。


就在两国兵慌马乱之际,山洞里的两人却正在悠闲地烤着鱼。

执明熟练地给鱼翻了个身,往鱼身上挤了点樱果的果汁。

香甜的气息令一旁的陵光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没想到你竟然还会抓鱼烤鱼。”

执明得意地笑道:“那是。宫内碧波湖里的鱼可是被我打小就吃了不少。”

陵光不由有些羡慕。他父王性子严谨,对他管的也严。

“你父王都不管你么?”

执明哈哈大笑:“我父王说了,小孩子自然还是要调皮捣蛋一点的好。”

“真好……”

执明空出一只手揉了把陵光的发顶,眼神中带了点心疼。

执明把刚烤好的喷香的烤鱼往陵光面前一送:“来,快趁热吃了吧。现在也只有樱果的汁水当调料,你就将就着吃吧。”

陵光抽了抽鼻子,强忍住一口咬上去的冲动,迟疑道:“那你呢?”

执明不在意地笑了笑,打开包裹,拿出肉干。

“我吃这个就行。”

陵光摇了摇头,坚持到:“我们一人吃一面。”

“这……”执明原本还想再劝,突然想到这个举动所代表的亲密,心中一喜,猛地点头笑道,“好。你先吃,然后再给我。”

吃完鱼,陵光裹紧披风打了个哈欠,在火堆边一躺。

他折腾了一天,早就有些撑不住了。

执明扔完鱼骨头回来,看到已经熟睡了的陵光,便往他身边一躺,小心地把陵光拥入怀里,这才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





好吧,我反省,真的是越来越懒了……😂😂😂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文给完结掉的。